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不想買膠囊,自製咖啡球

 

今年三月十七日到四月十二日統一星巴克(Starbucks)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辦「星巴克在台 20 週年紀念特展」,可見台灣的咖啡館林立,大家約會洽公喝咖啡蔚為風尚也不過是這近二十年的事。倒是有一個現象讓我印象深刻:過去國際青年大使活動 (2010-2013 連續四年分別到薩爾瓦多、瓜地馬拉、智利和巴拉圭)跟學生一起出國,或是近年跟同仁一起出差時,看他們都忙著找星巴克,一定要買當地城市名稱的馬克杯回國,彷彿喝咖啡輪番使用不同城市的杯子,可以運籌帷幄,一手掌握全世界的星巴克似的; 就算純蒐集,好像世界的星巴克被濃縮擺在一個酒櫃裡玩賞,藉以按圖索驥,記錄自己的世界行腳; 殊不知星巴克這市場行銷早就掌握了全世界消費者的心。

我們是喝茶的民族啊!我的家為何喝起了咖啡呢?看到星巴克在台的歷史進程,我們家竟然與星巴克同步,或者,更早一點呢!

 

喝一杯

在西班牙求學的留學生,只要待得夠久(至少一季或半年以上吧), 就會染上口頭禪 ——「喝一杯!」「喝一杯」通常呼朋引伴,一群人一起上 Bar 或咖啡館。有時候,「喝一杯」有點舒緩心情的作用(或是怠惰的藉口),將後面要做的事情再擱置一會兒,等喝完這一杯再上工。不過,這「喝一杯」可不是「乎乾啦」的酒國英雄,而是飯後一杯咖啡,點心時間一杯咖啡,休閒時間一杯咖啡:提神助興閒聊搏感情…,或者,附庸風雅也行。

但是,這留學入境隨俗的習慣也未必一定要帶回家,因此,完成學業返國工作後,喝咖啡不一定是人人每天的習慣。

 

多功能多配備 Rancilio 咖啡機

一九九八年,先生轉行了,從電信業走入高教,開始「傳道、授業、解惑」的工作。有天搬回家裏一台十分厚重的咖啡機和磨豆機,外加各種零件配備:實心不鏽鋼的填壓器(壓粉器)、輕量型壓克力壓粉器、專用湯匙量杯、一杯和兩杯量的高壓容器,以及附帶在咖啡機上、可以打熱騰騰的奶泡的加熱棒和特定容量的鋼杯。哇!不是咖啡迷的人抱回咖啡機了!這意味著這個家開始兩人同味,可以天天喝咖啡了。原來,先生的同事剛買了這台義大利製的 Expresso 咖啡機,想要好好研究泡咖啡喝咖啡的技術,結果剛剛完成的健檢報告出爐,醫生說最好不要喝咖啡。同事就折扣價詢問有人要收購嗎?先生就這樣抱回這台幾乎全新的咖啡機了。

這樣一來,買咖啡豆變成「買菜」的一部分,咖啡豆成為家中不可斷貨的必需品。我們的「咖啡經」也終結了三合一、二合一的時代,喝咖啡也進入從此不加糖的習慣。為求新鮮,也因有磨豆機,家裡只有咖啡豆,咖啡粉通常來自親朋好友和學生的貼心好意。這台 Rancilio 機器似乎很特別,首先是磨豆機,磨豆機磨出粉時就整個屋子彌漫咖啡香,樓上就可以聞到,這咖啡香像甦醒劑 (可比睡美人的王子的吻),吻/聞到就醒過來; 而奶泡器也很特別,打出來的奶泡特別濃稠綿密,而且還有牛奶,勝過所有咖啡廳的奶泡。餐廳或咖啡館的要不是有泡無奶,不然就是有奶無泡,有奶有泡的沒有溫度,奶泡ㄧ倒進咖啡,把熱咖啡都沖涼一半了。也許是個人喜好與習慣,非關專業。記憶中,尤其寒冬,熱牛奶和濃密的奶泡慢慢沖進濃郁的純咖啡裏,再一口一口飲啜,一股暖流全身流竄,一天的好心情好身體就從早餐的咖啡起。這一台先生的同事轉手的好機器,讓我的朋友們到家裡來喝過咖啡加奶泡後,回去也紛紛買了一台,為他們的家平添咖啡香,為自己的咖啡味/胃增添濃郁奶泡。

機器再強,耗損過多,也總有不靈光的時候,終於,有一天它病了。整台機器送修,全部清理過一次。這送修也是頗費周章,沒有店面,還得用郵寄的,從北台灣送到南台灣,為了「喝一杯」,讓機器折騰人哪!送修回來後,大約又服務了一陣子,終於告老還鄉。其實是我們不忍再讓它勞累,要讓它退休。於是乎,上網又買了一台一模一樣的。人的記憶很奇妙,或是人的念舊情愁使然,總覺得最原始的最耐操,零件最牢固,材質最優良。思及當今消費社會當道,刺激消費者購買頻率,再也沒有耐久耐用的商品,多半重看不重用了。這第二台用了多少時間不復記憶,泡了幾杯咖啡更沒有紀錄,它沒有壞掉,但是我們也提前替它除役,和前一台一起當作古董,也許哪天想開餐廳或咖啡廳時,還可以用來當擺飾。

 

從掛耳包咖啡到膠囊咖啡機

咖啡生活第二代開始。沒有了 Rancilio 咖啡機,隨著市場的促銷廣告,我們開始喝起掛耳包黑咖啡。這掛耳包也是嚴選咖啡豆精裝。但是,總覺得早餐的咖啡要有牛奶 (以前西班牙的日子總是 Café con leche — 咖啡加牛奶),掛耳包是晚上喝的,掛耳包是不加奶泡的(這又是哪門子習慣呢!)至少,有一點令人欣慰的:無論何時喝咖啡,都不會睡不著覺。這掛耳包咖啡也陪伴了我們許多時光,甚至買來當禮物送親朋好友,連學生到家裡來,喝了也上癮呢!

且別看這掛耳包,說是簡便,做時難。為了它,得買個長脖子還有一定彎曲弧度的茶壺,讓熱水流經細頸子再慢慢浸潤咖啡,慢慢地斟水,徐徐地添加,讓熱水流經咖啡再慢慢滴下,而熱水,也必須控制溫度。每回看著先生手繞茶壺泡掛耳包的樣子,那沖泡的時間絕對數倍於喝那一杯咖啡的時間。其實早已不知道它好喝不好喝(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總得等到喝到外頭不一樣的咖啡時,才知家裡好。

終於,我看先生忍不住了,他竟然想去買雀巢 Expresso 膠囊咖啡機。雀巢 Expresso 膠囊咖啡機 2012 年在台灣上市,我立即買了一台,當公公的生日禮物,另外再買一台奶泡機,兩機並用,讓長輩想喝咖啡不嫌麻煩,而且咖啡品質有一定水準。Expresso 膠囊咖啡機本身就可以打奶泡,但是人總是眷戀過去的習慣,因此,看上奶泡機的效果不錯,可以打出有奶有泡有溫度的奶泡,就另外加買了(不過,這個奶泡溫度較之從前 Rancilio 哪一台可無法相提並論了)。膠囊咖啡機不便宜,但是生意經的長久在它的膠囊啊!(就像許多名牌轎車,車子已經天價,固定進廠的維修費更高)。有了咖啡膠囊機器沒膠囊,就沒有咖啡可喝!形同巧婦無米,則無炊。即使膠囊價格可以從原價 21-26 元降價到 16-20 元,可就要像抽菸的人養菸一樣,有了菸癮就要時時買香菸了。這膠囊咖啡機也是創新啊!想得出這麼方便又可以維持一定品質一定風味的機器,取代費時費工的沖泡法、或高壓法、或虹吸法。當然,專業人士的生意經也可以這麼說:「真正懂咖啡的人才不喝膠囊呢!」

2012 年我買下膠囊咖啡機後,到了西班牙看到熟悉的飯店的餐廳也換了咖啡機:同樣的品牌,但是機器更大型,使用圓扁形真空包裝咖啡取代膠囊,以適用這台大機器,感覺咖啡量稍多些,塞進像微笑的嘴型的孔洞,一按鍵,孔洞收起微笑,壓縮出濃郁的咖啡涓娟滴流。這些機器可是為忙碌自助的生活又不能缺少咖啡的人特別量身定做啊!

 

不想買膠囊,自製咖啡球

「量身定做」可以有許多方式呢!話說,我終於看先生忍不住了,他竟然想去買膠囊咖啡機!因為在很短的一段時間裡,他去買了一台自己也覺得不好用的咖啡機,應該沒有泡上二十杯就收工了,成為另一台未來的古董裝飾。二十多年來,我們倆的泡咖啡技術像電影《班傑明的奇幻旅程》逆向發展,我是老婆黛絲,越來越老越不熟練,技術節節敗退; 他像班傑明,越來越精,靈巧且熟練。靈巧熟練的人想用機器取代自己的手?本來我以為他只是看上膠囊咖啡機附帶的奶泡機,過去我可是打奶泡的好手。結果不是啊!他看上了另一種生意人的頭腦,商場可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有廠商因應膠囊咖啡機的膠囊大小,製作了同尺寸的不鏽鋼膠囊,標榜膠囊咖啡自己做,咖啡豆自己挑,自己磨,咖啡保新鮮,不像一般膠囊咖啡,保存期限較長(時間長不保鮮),口味雖多元卻少有合意的。如此,自製膠囊可以每天喝自己喜歡的口味的咖啡,挑選自己喜歡的品種咖啡豆,膠囊可以重複使用,環保又便利,你只需買貼紙(沒有百分百的環保策略)等配備,自製咖啡膠囊,兩三天消費完,最久可能不超過一星期,需量大時可以當下現做現泡。

於是,他又有一個新行業新嗜好新技能:不想買膠囊,自製咖啡球。理工的人不是怕麻煩嗎?還是,理工的人科學頭腦喜歡自己動手做?泡咖啡跟學術專業學什麼有什麼關係呢?! 我想起過去他拉胡琴,買好幾把胡琴來練,好像要練出不同音調的琴、或是能拉所有的胡琴的弦才作罷。瘋迷打網球的時候,遠從美國訂了一台穿線機,自己買線,自己穿網,說網的磅數、緊密度和粗細可以自己控制,拉緊放鬆、線細線粗全操在自己手中,揮拍打球就有自己穿網的感覺,球碰到網,彷彿觸到手心、電擊心臟的悸動。現在練太極拳,二十餘年如一日,有些練習的配件如檀香棒、青軟石袋、木劍、鐵劍、功夫鞋……,一找再找,都要斟酌合意才放行。於是乎,即使最簡便的膠囊咖啡機,還是要找點自己可以掌握的事來做:每隔兩三天,就看著他從磨豆,上粉(將咖啡粉裝進膠囊),用一張咖啡的「悠遊卡」左右刷來抹去,平均份量,讓咖啡入洞(不鏽鋼囊),然後上蓋壓緊每個膠囊,再一個一個取出,用貼紙封口貼好,膠囊底部因有孔洞,則用塑膠膜套住,保住鮮味與氣味。一個膠囊咖啡如是完成,投入機器泡完以後清洗風乾又可以 recycle 了。

二十年來,我家的咖啡經正式進入不鏽鋼膠囊時代。若以機器看世代,堂堂進入第四代,這可也是一種「人工」智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8/08/27 by in 飲食.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2007; (02) 3366-319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166,757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