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艾蜜莉雅・巴爾托・帕桑:世界性與自由的創作

艾蜜莉雅・巴爾托・帕桑:世界性與自由的創作,《英語島》,2021 年 10 月。

2021年,雖然全球依然籠罩在新冠疫情的陰霾下,諸多國家積極樂觀面對,領航尋求解決方案,導向回歸正常生活的軌道。我們看到了染疫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西班牙,正面快速地用疫苗保護人民,不讓疫情持續肆虐綁架人民。因此,從早春到晚秋,一系列的活動依序展開,線上實體人潮不減,也不讓具有時間性與時代性意義的紀念活動遭疫情淹沒止息。

西班牙以全國規模紀念才女作家

今年最盛大的紀念和省思的活動莫過於向跨越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的才女作家艾蜜莉雅・巴爾托・帕桑(Emilia Pardo Bazán, 1851-1921)致敬:適逢她的冥誕 170 週年,更重要的是她逝世百年紀念,一方面向她的成就與貢獻致意,另一方面,也讓社會國家沒有給予她應有的尊重致歉。

從淡淡的三月天開始,媒體陸續刊登文評與致敬文,五月份皇家學院實體的院士論壇,九月份加利西亞(Galicia)自治區各大學的學術工作坊、六月至十二月的全國巡迴特展:「現代性的挑戰」、「艾蜜莉雅與馬德里」、「艾蜜莉雅的故鄉情」等特展,艾蜜莉雅的故鄉戈魯納大學(La Coruña)國際學術研討會,以及長達一個月演出,從她的著名小說《屋優雅莊園》(Los pazos de Ulloa)改編的舞台劇。

三十歲受自由思想啟蒙,成女權先鋒

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西班牙的政治社會動盪、文化文學思潮革新,幾乎都是世界的焦點(十九世紀白銀時代的寫實文學盛事;世紀末帝國殖民結束的「美西戰爭」軍事挫敗,以及「九八年代」(1898)的文化復興和語言白話運動;現代主義詩學、象徵主義、自然主義、實證主義、社會寫實各種思潮齊聚、百家醞釀的風華),何以讓艾蜜莉雅如此一位才華洋溢、多元耕耘,且是具有伯爵夫人頭銜、坐擁財富的「貴族世家」奇女子消聲匿跡?

因此,今日的回顧與前瞻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艾蜜莉雅生於西北部加利西亞自治區,除了西班牙語,還有另一個官方母語「加利西亞語」,但是著作等身的她畢生不曾使用加利西亞語創作;艾蜜莉雅來自國王封侯的上流社會家族,且是獨生女,一生教育陶養完備(尤其法語教學機構*);當時的社會依然是「女子無才便是德」,基本上女子不上學讀書的。因此,她十六歲便與門當戶對的貴族完成終身大事,育有三子。然而,三十歲卻因歐遊之後,吸收各種外來思潮受到啟發,自由主義思想萌芽茁壯、熱愛寫作提倡女性主義,終與丈夫仳離;同時間「以文會友」,與知名寫實主義作家貝雷茲・加爾多士(Benito Pérez Galdós)書信往來,由文生情,惺惺相惜,衍生出一段文壇樂道的「永恆的情誼」。

*法語在歐洲長久以來被視為文化、社會上的「上層語言」。從十八世紀到一戰結束,更是歐洲各國間的官方外交語言。歐洲國家之間,更是以習得鄰國語言為主,因此,法語人士常學西語,西班牙則以法語為第一外語。

「女性都會孕育思想,但不都需要孕育嬰兒」

艾蜜莉雅的世界觀與國際視野,在當時西班牙政局紛亂、皇室遭受挑戰的社會氛圍中,無疑注入不同的思維,另一種視野和實驗的觀念:她引介了左拉的自然主義,結集所有詰問辯證的文章在《顫抖的質疑》(La cuestión palpitante),並且徹底在《屋優雅莊園》作品中實踐,深深影響後來名噪一時,風靡歐美的布拉斯哥・伊巴涅茲(Vicente Blasco Ibáñez)。她翻譯龔固爾兄弟的著作,提倡俄國文學;讚揚奧古斯特·貝貝爾(August Ferdinand Bebel)的社會主義;尤其為約翰·史都華·彌爾(John Stuart Mill)的西文版《女性的屈從地位》(The Subjection of Women) 作序,鏗鏘有聲,引起極大迴響。她宣稱:「人類不是果樹,只等待著結果收成;所有的女性都會孕育思想,但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會(都需要)孕育嬰兒」。

遺憾未破父權框架,百年後獲遲來尊重

艾蜜莉雅如此大無畏的主張與呼籲,讓男性主導的社會和父權體制,猶恐女性「作亂」違反傳統,同時有了如驚弓之鳥和刺蝟的反應。因此,即使她的名聲早已遠近馳名,馬德里作家協會遲至 1905 年才讓她成為首位女性會員,1916 年馬德里中央大學(今馬德里大學前身)才讓她成為首位擁有教授頭銜的女性教師。所以她感慨:「我的名字裡的 “a” (艾蜜莉雅,陰性)要是變成了 “o” (艾米里歐,陽性),我這一生將會有多大的不同!」的確,西班牙最高的學術殿堂,皇家學院卻永遠關起大門,拒絕入室,不讓她成為首位女院士,而有了逝世百年後的今日,皇家學院院長慕紐茲・馬恰多(Santiago Muñoz Machado)向歷史和艾蜜莉雅致歉的公開聲明。

年底的《屋優雅莊園》舞台劇,讓讀者回味艾蜜莉雅這部小說傑作:作品情節刻劃貴族的脈絡與沒落,大莊園的傾圮,以及城鄉環境的差異。當中權力的傾軋和盤算,在所謂的中土正統(卡斯提亞人/語)和邊陲(本地加利西亞人/語)有著不同的價值觀。大莊園裡的階級(莊園主人和僕人,外來的和深耕的)也呈現出不同層次的恐怖平衡;而門當戶對的哀愁,正室和偏旁的角力,爭權奪利的下場…,讓我們看到了人和大自然,命運和環境箝制的不可抗力。

可喜的是,如今卡斯提亞語和加利西亞語自由書寫創作,女性和男性得能並肩齊坐,艾蜜莉雅(Emilia)的「a」不需要改成「o」 (Emilio),更得世人尊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1/10/23 by in Uncategorized.

聯絡方式

Tel : (03) 5715131#34337 ; (02) 3366-3175
E-mail: luisachang@mx.nthu.edu.tw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281,084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