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伊比利火腿的正義

 

西班牙伊比利火腿終於堂堂正正踏進福爾摩沙大門了。

 

這一盼,多少年了!比阿姆斯壯登陸月球那一步,還要晚,還要難。望穿秋水非關「好吃」或「ㄏㄠˋ吃」,若攸關食安,那「正義」之名,相較歐盟諸國、美國、澳洲牛肉,更是符合伊比利火腿與其豬肉連鎖食品在台灣的命運。人們常說「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這是「民以食為天」的大事,此時再追究遲來的正義已是雞毛蒜皮,不足掛齒 —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就「謝天」吧!

官方說法是 2014 年 9 月正式開放進口,高級餐廳或有此類菜單供餐 (還是歐洲其他國家的冒牌貨),一般超市、美食商店則是「猶抱琵琶半遮面」觀望再觀望。更早幾年以前,網路或美食奇貨舶來品商店標榜歐洲肉品香腸系列,但是他們的商店名稱是法文,賣的是法、義產品或是「類西班牙」肉品的 “salami”,西班牙的火腿「雷聲小,沒有雨點」。約莫 15 年前,中壢家樂福開張,是如今台灣有 88 家分店的前 15 名。客家莊的家樂福超市,賣的跟第 4 家天母店使館區的內容幾乎一模一樣,我見獵心喜,「沒有大魚蝦米亦可」,當時看到許多法製的乾香腸 (fuet; 不無可能是法商從巴塞隆納進口,貼法國標籤),雖然價錢不菲,每週買個幾條解饞,殊不知,不出半年就絕版— 依我觀察銷售量和日期標示,我大概是唯一的消費者,因此,買不到火腿買香腸的夢也碎了。之後,只好北征:台北兩家最可觀最歐美的百貨超市,有香腸,有火腿:香腸是澳洲進口,品名是 Spanish sausage; 火腿是義大利,色澤口感差異也就罷了,價錢令人乍舌。山寨版佔據了台灣超市。立委?還是政府?還是貿易商?—兩岸三地早就登堂入室,西班牙伊比利火腿,在台灣,就是不讓進。但是,從他們去過西班牙考察的人回來的口碑(不計不喜豬食、肉食者),沒有一位不「嘖嘖稱奇,讚不絕口」,莫非不讓進是為了「獨享包」?

一個國家也像一個品牌,人們信賴國家的信賴感,一如信賴品牌的信心。孔子說:「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試想,西班牙從 16~17 世紀的黃金世紀盛世到 1898 美西戰爭一蹶不振之後,20 世紀~21 世紀以來,負面新聞多過正面 (媒體只報憂不報喜),相較歐洲諸國新聞版面,鮮有可以獨佔鰲頭的機會,無怪乎遙遠的東亞台灣,不投注關愛的眼神。加上有影響力的人士,只稍說幾句負面的評論,那更像黃河氾濫,混濁度高到再也洗不清了。

曾經在一趟旅行途中,身旁一位老師問我說:「伊斯蘭教不吃豬肉,印度不吃牛肉; 講到豬肉美食,好像中國人和德國人特別重視。放眼看去,好像就這兩個國家。」我回話說:「還有西班牙啊!西班牙對豬肉的畜養和利用不說跟中國 / 台灣比,絕對勝過德國豬腳」。「喔,西班牙我不熟!」是啊,我們可能就是在許多「不熟」中,因陌生而忽視,因不熟而不解,因不解而排斥。然而,我們的忽視、陌生和不解不表示他者不存在,好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我存在,不是你發現; 而糟糕的是:我忽視你,你就不存在。

大家對西班牙火腿、香腸的疑慮是因為它被賦予「生肉」的說詞,常常想到金華火腿不能生食,為何西班牙火腿可以生食?再看到它的肉色,比原來還「鮮豔美麗」,自行斷言絕不可食。因緣際會,我參觀過兩次火腿、香腸製造工廠的流程,所有的配備和設施,香腸品質檢測、味道測試,加工、鹽醃、發酵、低溫、風乾、半年到一年的進程,最後美美整裝貼標籤品牌上市。到了超市購買,它像開酒品酒一樣,試吃不喜歡可以「換腿、換部位」,讓消費者吃到你想買的品牌和品名為止。手工、機器切法,真空、一般包裝,禮品、自用,應有盡有。火腿從豬隻畜養(天然放牧食橡樹果實、食飼料、或半放牧半飼料)、生成的過程到餐桌,成就西班牙獨一無二的美食之王,成就他們畜牧與肉農引以為傲的持家護國之寶。一言以蔽之,西班牙火腿、香腸工廠就像醫院的加護病房一樣,進去的人要穿防菌衣,呵護裡面的肉品,其用心像在呵護照顧生命一樣。

8 月 29 日西班牙商務辦事處處長任博瀚(Borja Renjifo Llorens)送我一包他在台灣買的伊比利火腿真空包裝,隔天他就要返回西班牙,結束在台灣四年半的任期。 為了這一包幾片薄片的伊比利火腿,因為保鮮放在冰箱,我跟他搭車返回商務辦事處拿。他要讓我知道,台灣進口的伊比利火腿是高品質,是不會讓大家失望的。我也想知道,從來沒在台灣吃過「台灣進口」的伊比利火腿的我,是否能夠被說服。

當晚我有惜別會,隔天早餐我迫不及待吃了火腿 (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伊比利火腿、任何品種的西班牙火腿本來就可以當早餐吃),我隨即在他手機寫下:「El jamón está riquísimo. Viva España! Viva Jamón!」(火腿好吃極了!西班牙萬歲!火腿萬歲!)我不禁跟他開玩笑說:經過我的家人四口認證許可才是可靠的。

西班牙火腿、香腸等諸多豬肉食品是在他任內達成進口台灣。2011 年底他來到台灣後,常常問:「為什麼台灣不…」; 「為什麼台灣人不……」; 「為什麼西班牙在台灣不……」; 「為什麼台灣跟西班牙不…」。他雖然是西班牙經濟部的代表,在台灣,在他任內,他幾乎全勤參與我們西語的學術文化活動。因此,一連串負面的「不」是我常聽到他詰問的問題,可能也就是他來台灣的使命,要化「不」為「是」,要讓 NO 轉變成 YES / SÍ。西班牙和他攜手合作的對口是現任外交部政次,當時是駐西班牙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侯清山大使。任處長還沒到台灣履新時,在馬德里認識了侯大使夫婦,讓他們的台灣行彷彿吃了定心丸,化解所有的擔憂與陌生。侯大使是輔仁大學西班牙文系系友,任公職前在馬德里大學研讀碩士課程,相信這個連結讓他有別於其他許多駐外人員的情感,他和任博瀚處長把西班牙伊比利火腿帶進台灣了。* 有熱情,愛屋及烏,使命必達!

一件事情的執行與完成誠然需要時間的累積,也需要多人的團隊合作,但是一件事情的成功達陣在於關鍵人物的熱情與使命感。由此,我們可以了解為什麼籃球比賽、足球比賽,總要傳球給關鍵人物投擲或踢進,接力賽跑為什麼最後一棒是飛毛腿的原因。這還不夠,熱情與使命感,還要執行的人捨棄「獨享包」的觀念與心態,愛屋及烏,因為對 A 有情有愛,因此感同身受,願意推己及人,讓 B 達陣; 「愛屋及烏」還不夠,還要不妄自菲薄,不斷構築自己的信心,在旁人敲邊鼓或冷冷看你「望山跑死馬」時,你還要將遠山當近山看,非達目的絕不終止。

西班牙在台灣需要更多的榜樣和典範,取得大家的信任和信賴。「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西班牙承受許多負面的批評,其來有自,並非全然失公允,但是大家也不宜不分青紅皂白,隨意跟風批判。

8 月 29 日,離台前一天,任處長又提出了「為什麼台灣人不……」的問題,似乎念茲在茲西班牙在台灣的形象與接受度。這個問題我們似乎已經回答到無言了。身在西文/西班牙圈的人,曾經聲嘶力竭到無力無言。樂在其中也只能自我解嘲說:「別人不了解,自己爽爽」就好,** 而任期屆滿就要離台返西的任博瀚處長依然牽掛,還放不下心……

 


 

*我相信這件事情的完成有許多人協力達成。本篇文章未以學術論文引據考核佐證標準行之,純為記敘與任處長四年多來許多活動交集情誼與離別感言。

** 「爽」字用法,在台灣用語向來不雅,用此「單」字時,字義多為負面。已經停止製造營業的本土化妝品品牌曾有「美爽爽」之名; 2014 年 7 月我到貴陽,看到他們寫歡迎蒞臨標語為「爽爽貴陽」。盛夏的貴陽,天氣十分清爽,舒活暢快,看其牆壁標語:爽爽貴陽,忽覺用詞極佳,試著援用,視其效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6/09/04 by in 飲食.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2007; (02) 3366-319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143,336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