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文法是思想的建築」– 安東尼歐·聶布里哈

文法是思想的建築」以文法奠定西語影響力的安東尼歐·聶布里哈 ,《英語島》,2022 年 7 月。

當代西班牙文化書寫的重要著作之一:《西班牙的靈魂》(註1) 的作者約翰・克勞 (John A. Crow) 在書中提到,歷史上沒有一個民族像西班牙一樣,在1492 年有限的一年時間內,同時發生多件劃時代的關鍵事件:「這個國家處在命運的巔峰,她徹底發揮,創造了黃金時刻,而且能夠持續堅持」(八旗出版,p. 235)。

1492 年,大部分的人知道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重要年代,卻鮮少人知道這一年,和發現新大陸一樣重要、甚至影響更深遠,是《西班牙文法》(Gramática castellana) 的誕生 (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還早三個月)。

聶布里哈奠定現代西班牙文法基礎

今年七月二日是西班牙文法學家安東尼歐·聶布里哈 (Antonio de Nebrija ,1444-1522) 逝世 500 週年紀念日,也是他的《西班牙文法》、《拉丁文-西班牙文對照辭典》(1492) 出版 530 年紀念。2021-2023 持續兩年的時間,西班牙政府、皇家學院聯合拉美、美國、菲律賓等 24 個西語學院,馬德里的聶布里哈大學與基金會…等學術機構,共同舉辦多項活動,紀念這位奠定西班牙文語法的原則、締造西語在全球通行廣佈迄今,成為世界第三大語 (以人口論) 的人文學家。

聶布里哈出生於今日西班牙南部塞維亞省的列布里哈 (Lebrija) 市,弱冠之年,在義大利研修神學時,經常被稱為來自「聶」布里哈的安東尼歐,久而久之,遂以城市名為姓氏。畢生致力於建構西班牙文語法和書寫,著作將近 30 部。

他雖以當時的「普通話拉丁文」為本,卻預知西班牙文將成為新的普通話,因此語法上已與舊有拉丁文脫離,進行若干改革。他編寫文法的要點首重正字法、正音法、辭源學與句法學,倡導「怎麼寫就怎麼發音,怎麼發音就怎麼寫」,建立現代西班牙文的語法基礎。且看拉丁文的孩子們:法文、葡文、義文,或是日耳曼語系的德文、英文等歐語,西班牙文的書寫和發音是最簡潔、清楚、直接。

安東尼歐・聶布里哈(Antonio Nebrija, 1444-1522)圖片:Wiki

「語言需與帝國大業如影隨形」

編寫文法書時,他的分類依序是名詞、代名詞、冠詞、動詞、分詞、介系詞、副詞、連接詞、動名詞,強調此順序的必要與重要性,因而後人在編寫文法書時,依然沿用,成為撰寫語法或辭典的準則。例如,西班牙殖民拉丁美洲或菲律賓時期,宣教士編寫西班牙文-馬雅基切語 (quiché) 雙語詞典、或是菲律賓他加祿語 (tagalog)-西班牙語對照、或是西班牙文-閩南辭典… 等等,都依照聶布里哈編寫《西班牙文法》的次序,讓西班牙語在整個殖民大業中有便利的學習手冊,進而深植當地而普及,成為人民使用的「國語/普通話」。1492 年他將《西班牙文法》獻給伊莎貝一世女王時,序文中如此寫下:「切記語言需與帝國大業如影隨形」。

聶布里哈這樣的遠見,在西班牙殖民帝國完全終結百餘年後的今日,西語發展為擁有六億人口,變成數十個國家人民的母語,印證尼古拉斯・奧斯特勒 (Nicholas Ostler) 在《語言帝國—世界語言史》(註2) 的分析,他提到荷蘭人未曾在其殖民地留下荷語,乃基於他們經商貿易的「實用主義」,而以使用「外國語」代替「母語」(荷語)。審視如此的脈絡,以 3G (God, Gold, Glory) 為目的的海外殖民,聶布里哈和西班牙更顯得高瞻遠矚了。

為聖經譯文求真,不惜槓上紅衣主教

78 年的人生,聶布拉哈在西班牙最古老的薩拉曼加大學待了 23 年,是他一生在十個城市間移動居住最久的時間,也因此薩拉曼加大學教授 Pedro Martín Baños 立傳的《求知的熱情:聶布里哈的一生》(註3) 被視為認識聶布拉哈最好的傳記。Martín Baños 指出聶布里哈做學問的特質是:知識人的自豪,學術研究的自信,犀利的思維,廣泛的志趣與好奇心,以及堅守原則和信念。

聶布拉哈便是堅守學術自由和知識求真的先驅者。例如,他和彼時在政界與教會均手握重權的紅衣主教希斯涅洛斯(Cardenal Cisneros) 關係良好,也在希斯涅洛斯創辦的大學 (註4) 裡執教十年,希斯涅洛斯也是領軍編纂多語版聖經計畫的召集人,然聶布里哈因拉丁文譯文和詮釋不正確,求證希伯來文和希臘文,認為有訂正修改的必要,希斯涅洛斯卻認為糾舉拉丁文等同糾正「聖書」和「神義」而不願改變,聶布里哈冒天下之大不韙批其逆鱗求去。

鑽研西班牙文法理論的皇家學院院士 Ignacio Bosque 曾說:「文法是思想的建築」。由此可見,文法並非死硬的公式或不變的程式。聶布里哈 500 年前醞釀落實的文法思想和建築,五個世紀之後依然屹立不搖。學習一種語言,應該認識建構這個語言的建築師。走訪聶布拉哈遷徙旅居的西班牙十個城市,尤其阿卡拉・艾納雷斯、薩拉曼加和出生地列布里哈,在這裏,可以探尋聶布里哈的一生和西班牙語的歷史軌跡。


註1:英文書名為 Spain: The Root and the Flower. An Interpretation of the Spain and the Spanish People

註2:英文書名為 Empires of the Word. A Language History of the World

註3:原文書名為 La pasión de saber. Vida de Antonio de Nebrija

註4:阿卡拉・艾納雷斯大學 Alcalá de Henares,今日馬德里大學-Complutense 的前身。


2 comments on “「文法是思想的建築」– 安東尼歐·聶布里哈

  1. Miguel Angel
    2022/08/28

    講到西班牙語法書

    我有買到皇家學院出版的 “Manual de la Nueva gramática de la lengua española”

    “Nueva gramática básica de la lengua española”

    兩大冊的 “Nueva gramática de la lengua española” 不出紙本版了,好可惜沒有買到

    • ntuluisa
      2022/08/28

      把握手中有的書,好好研讀利用,就很受用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2/07/26 by in Uncategorized.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317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322,892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