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撞車記

買車因應工作是托接送小孩的藉口

算算我的開車齡也近 30 年了。開車只是求交通上便利,但是馬路如虎口,風險其實很高。每年光是馬路上的交通事故和因此而斷命魂歸的人數十分驚人,車子方便次要,一切應是安全第一。

只是,我居住在一個離工作地點有點遙遠的地方,完成學業,返國迄今換過兩次工作地點,服務三個單位(輔大、臺大、清華),離家也好像越來越遠。無論去哪一點,從中壢家裡出發,交通路線都是要先步行,等市公車,再換公路局(早期是中興號、國光號),再步行; 或是有了高鐵捷運之後,也是要先步行,搭市公車兩趟,再接機場捷運,再搭高鐵,再換台北捷運,再步行; 或是步行,搭市公車,換台鐵,再搭台北捷運,再步行,這些路線可以到達第一和第二個工作地點。第三個地點,就必須是先步行,搭市公車,再搭台鐵(或高鐵),再搭接駁車,再步行。所有以公車代步的路線當然都可以換以計程車行駛,就怕入不敷出,不消幾天就捉襟見肘了。再者,這些輾轉換車的動線和時間,恐怕會把一天的精力都先折騰消耗掉了。

所以,審慎評估後,仍以開車最方便。只是,當初想開車,更重要的因素是接送小孩!夫妻分兩地工作,空檔時間不一,不同時段必須以接力賽的方式接送小孩,因此,買車因應工作的藉口是托小孩之福。小孩長大後,不必頻繁接送,但因養成開車的習慣(由奢返儉難嗎?),也就回不去了。

將近 30 年來,換了五款車子。誠然是越來越升級,但是不知怎地,車子越好,事故卻越多,是因為開車齡久了,老道而輕忽,還是太依賴好車子,反而不專心了?

車子越好,事故卻越多

第一部是淺藍色的 March(1.3),當時是 Nissan 新款,還頗流行的樣子。開了 7 年省道後,剛好換了服務單位,上下學得上高速公路了,所以換了新款車因應。March 不僅是我的第一部車,也是我有了駕照多年以後,首度開始開車。(以前大家都說出國留學前一定要考駕照,換個國際駕照,以便在國外方便。殊不知那是因應美國,歐洲(馬德里)哪需要開車,地鐵方便到經常比開車快),不然公車也四通八達,方便的很。小城鎮沒有地鐵有公車,但通常散散步,也就抵達目的地了。

猶記得剛開始開車的前兩年,車後貼了一張貼紙:「新手開車,敬請見諒」,貼了兩年才拆下,像是護身符,感覺別的車子看到這張貼紙,總會盡快閃開似的,不想跟菜鳥同行,以免被波及,所以開了幾年都還平安順利。只是,這段時間,是開始工作的第一階段,也是人生重要事件初始:剛結婚、博士剛要畢業、也剛要規劃養兒育女…,這開車經驗讓我印象深刻極了。

懷老大時,還在瞎疑猜,不知是否懷了孕,有天下課,開車開到桃園省道一帶,等待紅燈時,突然「踫」了一聲 (幾年之後,我知道為何會發生這種情形:八成是累到撐不住,突然打盹,眼睛瞬間闔起,睡著了,踩在煞車上的腳鬆了,就讓車子給緩緩前進,撞了前方等候紅綠燈的車子),好像是一群年輕人開的車子(通常會被認為魯莽開快車),記得我急著回家煮晚餐,又覺得年輕人想消災但最怕賠錢(我那時也是年輕人呢!),而且車後保險桿踫撞似乎不嚴重,聲音大無傷害。我出車來看看後,也就放他們走了(感覺我更怕麻煩的樣子)。

就這麼巧,當天回家晚餐後,發現懷孕了。跟枕邊人聊說:莫非今天這一撞,是來通知我嗎?因為雖然車子傷害不大,當時那一撞我有點嘔吐感,不由得更懷疑了,算算時間也可以檢測看看。

老大生完十個月後,老二來肚子裡報到了。當時就這樣想:生兩個,越快完成越好,「男女不拘」,彼此有玩伴不寂寞。但是,孕事就像「運勢」,沒人抓得準,因此,也只能隨著時間前進,讓疑雲逐漸明朗。這一天,我也是下課傍晚從輔大開車回家,也是在桃園省道上,又是等待紅綠燈變換時刻,說時遲哪時快,又是「踫」一聲,這回踫撞有感,我在車內就想吐了。那位車主很快從車子出來,看看我,跟我說:「我知道修理這個大概要多少錢,這附近就是我朋友的修車廠」,隨手拿出一千元,「妳拿去修理,我們自己解決也不妨礙交通」,他不想杵在那兒耽擱,希望當下私了,各奔前程。我其實也是怕麻煩,若真要糾纏不清,兩部車都不能動,還要等警察來… 。總覺得我的時間不應該花在道路上,加上這位先生不像上次(一年半前)那群衝動年輕小伙子,說話好像也挺有誠意,雖然我當時完全沒概念(不知道一個凹洞可能不是一個洞,是一整排車桿),但無礙開車,想想也就算了。

兩個女兒來報到,車子被撞兩次

上回被撞是事後發現有孕,這回我自個兒當預言師,當天跟另一半說,這麼巧,車子又被撞後頭,我又想吐,八成是有了老二了。果不其然,懷疑就來測試吧!真地撞車有喜!
這二十幾年前的兩次撞車記,有驚無險,如此巧合,如此神奇。有時跟兩個女兒說:「妳們來人間報到,通知的方式可真另類,還兩人有志一同,派人來撞媽媽的車子」。

之後換了 Tercel (1.5 CL),說是相對「堅固」,一般大家對日式車子有信心(有偏愛),但是在高速公路上,速度也無法太快呢!無法到「馳騁」的地步,常常感覺車子要偏一邊飛了起來,人都跟著輕飄飄。所以開了 5 年,就接手老公開了幾年的舊車 Camry ( 1987 cc ),果真較「重」且「威」,高速公路上不再有輕飄飄想飛的感覺,車身也較長,就這樣又開了四年。許多人都說開舊車膽子大,舊車不怕撞(似乎是撞了不心疼),但我在自家停車入口,一個不專心,彎進角度太窄,左邊直接切割般刷到門邊鐵桿,好像一張嫩臉在還沒壓平的柏油石子路上拖過,皮破鮮血出,那就是漆掉刮痕立現,看慣了整台車子漂漂亮亮的樣子,無法忍受這車身外表毀容,於是送車場烤漆,這下終於知道掉漆也要掉同一塊,萬一面積波及不同區塊或面板,哪可是一整塊一整塊計算,而不是一小部分一小部分。好些朋友說,舊車還烤什麼漆啊!就讓它撞到不行後,直接換新車。

Camry 里程累積到 18 萬公里了,又想到有家人需要一部二手車,因此,趁著這部 Camry 的外表尚稱完整亮麗又還能運轉時,送給家人開。而這一年,我首度申請休假一學期,就在年初換了新車。上回舊車擦撞去烤漆,被人說舊車幹嘛花錢美容,這回也被說:休假不上班,買新車閒置不太浪費了!新車要常開,越開越好開,買來放著折舊太可惜!其實不然,雖然休假,因為在國內,所以我還是常到學校協助一些公務。

開了這部 Lexus IS 跑車,老人家形容說開這款車像坐商務艙,果真不凡,每回開它當兒,都覺得舒適極了,真有商務艙的質感。買這部冰湖藍,大概是我最愛的車款和顏色了,如今依然十分思念它。當初不是愛它是跑車(這是男人玩的車,不是嗎?),愛它顏色好特別,又因是該車款最小型,看來優雅秀氣,像女人開的車型。只是它前輪驅動馬力強,輪框太容易髒兮兮——女人開「髒車」,也太不符合形象了,因此,也要常常自己洗車。再者,跑車輪胎太昂貴,又不能前後輪替換,前輪保養期到,一次要兩輪同時換,實在太「耗財」又「耗材」。

撞車總在節慶時: 雙十節、光復節、校慶、聖誕節、生日

這部車開了9 年。陪我度過最忙碌的 5.5 年,只要一出門,一天來回就是 100 公里上下。換掉它時是 15 萬公里,被車行狠狠殺價,說 9 年時間有點久之外,開了 15 萬公里才不好賣,不過換新車時還是折了一筆不錯的價錢。其實,我才不相信!這部 Lexus IS 車簡直像新車,開了9 年,連學校的司機先生們都說好新穎!車內大部分的包裝都沒有拆,比新還新就變成中古車了!

但是,第一年九個月都不到,雙十節要趕去圓山飯店參加瓜地馬拉總統 Álvaro Colom 訪台活動時(那年八月我和六位學生參與外交部的國際青年大使活動,去了瓜地馬拉兩週,總統接見我們),才一出門,就被外車道硬要切入內車道的廂型車給撞了。這個毫無爭議,連他們都主動出來道歉認錯。只是,我分秒必爭呢!到台北見邦交國總統,怎堪路上耽擱分秒呢?

看來是一對男女朋友,立即認錯的態度,極有誠意,等待交通警察來拍照,還頻頻致歉,我們沒有阻礙道路交通太久,男士承諾一定理賠。 只是這還屬於蜜月時期的新車給這樣一撞,真是心都碎了。

這部車子陪我最驚天動地的撞車記是 2018 年校慶前兩週左右。這一天是光復節,晚上回家,大約九點半鐘嗎?高速公路某一段路特別漆黑(好像南崁 45 公里下坡地段),我開在內線,這段暗夜只能靠自己的車燈,事後許多人問我:「你到底撞到什麼?」我啞口無言,全然無知!只頻說「不知道」,好大的聲音,震天尬響。爾今回想,還沒找到答案。我的前面沒有車子,而且顯然有一段距離,前景黑壓壓,我卻不察,當下撞上的轟隆巨響才驚醒我。那當兒,只覺世界好像為我停頓似的,周遭一切瞬時靜音,彷彿高速公路上行駛這條路的人都驚心動魄,都在擔心那撞車會怎樣連翻滾,或是車主會如何衝破車前玻璃,被拋出車外… 。那一瞬間,高速公路的畫面好像轉成慢動作似的,後面沒有來車,右邊兩線的車子還沒趕上我的速度,最外面的車道好像是路肩,撞上那一刻,車子只稍卡一下,但卻未有急速減速的感覺,猶如大力士施力甩開前面的障礙後繼續奮力向前。我緊握方向盤,也沒有感到要翻車的跡象,竟然還可以有速度地前進,我回過神後,隨即減速,並且快速往右邊車道連切兩線道,停到最外頭,這下要走出車子也要很小心,這可是高速公路喲!查看後面來車還有段距離,趕緊出來探個究竟。只看到似乎有破裂的一個大輪胎在路旁 (不是我的輪胎,是前面的車子掉的嗎?)我的車子乍看好好的,只聽到很大的碰撞聲,卻沒有任何車子零件或配件掉落,而且我也忘了熄火(又怕熄火,無法再開動),車停一旁,引擎還持續發動著 (似乎跟我一樣都呆了)…

我驚魂未定當兒,又覺得十分神奇,一個大爆炸的聲音,車子卻完好(黑夜中看來)。電話給另一半,他要我繼續開回家…

「車子會不會突然爆炸呢?」
「不會啦!既然還在動,就可以開。不然,妳要留在原地幹嘛?」

鼓足了勇氣,在非屬於交流道的高速公路上,要在一堆快速穿過的車子旁切入車道又要加速前進,實在不容易,觀望了一陣子,切入外線車道後,就一路忐忑地用高速公路允許的最慢速度開回家。我該是失了神嚇破膽,開車彷彿變成機械式操作,所幸這已是晚上了,看看也快十點鐘了,交通已不再擁擠,一路握緊方向盤,直奔到家裡。隔天去了車廠,底部毀了,保養廠說這八年的車子了,零件要從日本調才有,底盤送到以前,開車要小心,地面上的任何物品被車子吸進去的話,會傷及引擎,有可能起火燃燒….

就這樣,我又忐忑開了兩星期的車子。再也沒有像這段時間如此需要車子,每天經過那個路段,腦海裏就自動冒出爆炸聲響盤繞不去…

自從這車子在高速公路不知原因地撞車後,就想要換車(知道此事件的人都說我不專心,怎會連撞到什麼都不知道!),但一直捨不得,拖了一年多,2020 年 1 月我終於換掉這台跑車,另一半說新車就是安全也好開,不要單戀一部車啦!這新車子好賣得很(適逢疫情,強調社交距離,因此買車的人增多了),顏色只有黑、白,太空銀和紅,連特別訂製都沒得選色,只好回歸白色。這回變成 ES,引擎較弱,車身卻較長,頓時讓我覺得難駕馭,其實跟之前的 Camry 差不多長喲。想想那 IS 開了九年,除了那次出狀況大爆炸,在高速公路馳騁 15 萬公里也都安然無恙,不覺這台新車會難倒我。況且,比起以前,現在開車不疾不徐,自在也較專心了!

自家車庫撞車不可思議

這一天,聖誕節,課堂上要來個聖誕趴兼學西語,準備了豐盛的點心蛋糕和馬鈴薯蛋餅,一大袋裝入車子,發動引擎,我不覺得我的腦袋有在想別的事,但就那一時片刻,車子前進開出車庫時,又同時將遙控器將鐵門放下時,就在最後彎出車庫當下,又是一大聲「踫」,天啊 (每回撞車的聲音都像是利刃割裂我的心,既痛且慌)!進退維谷,心一慌當然是退後,眼見鐵門又快切到車頂,這一退像在傷口撒鹽,再刮一次,方向盤好不容易轉來轉去,終於把自動鐵門定住,也將已經貼在鐵門框的車子給開離,這一刮,非同小可,不緊掉漆凹陷,還傷到露出金屬,牽連前後片,還有車頂也被放下的鐵門壓歪掉。這傷勢,像舊傷疤未好,同一個傷口再摔傷一次那樣痛,那樣醜。在自家車庫撞鐵門… 讓許多人不敢置信。

自家車庫撞車記,整修就用掉一個碩士生一個月的薪水,還有一週不能開車。所幸是寒假了,就在車廠過年吧!

人說男人的寵物是車子,愛車、玩車是專屬男人的事,時時刻刻都在保養,經常煥然一新。我沒有寵物,也不玩車,但就是無法忍受車子「醜」,也無法像老手說的,把跌跌撞撞累積一定量後再一次整修(那恐怕為了快點整修,就不經心亂竄亂撞了)。

這次是自家撞車,所以以後每次開車子出門,特別留意不能展現特技(一邊把車子開出來,就一邊急著按遙控器要拉下鐵門),也要小心車庫鐵門兩個鐵框邊,真是刮不得,一碰一撞都是「傷亡慘重」。我本來嘟噥說,因為車庫要停兩台車,所以空間受限了。那枕邊人立刻回話了,還回了個閩南俚語:「不會駛船,嫌溪窄」!總之,技不如人,心不專,就反求諸己吧!

就這樣比平常更小心翼翼了三個月。這一天,下課從新竹回到中壢,會經過艾佳糕餅材料店,心血來潮,拐個彎去買材料。停車場有好幾個空位子,我竟然選了最難停的 1 號停車格,大概認為這樣不會被兩邊夾圍。拎著大包小包放車後,就準備要回家了。奇怪!每回車子有吃的東西時,我腦筋就不清楚嗎?就開始不專心了嗎?這停車場總共 8 個停車格,兩邊外圍特別用 ㄇ 字形漆上紅白相間十分堅硬的鐵桿圍住,由於前面就是道路,雙向車子車水馬龍,真要開出停車格要眼明手快,又不能開到馬路佔據太多空間,會阻礙雙向往來的車子。怎知才一發動沒三秒鐘,忽地聽到一聲好大的碰撞聲(我原以為比家裡車庫那一撞輕),後來又繞了一圈回來,看到鐵桿的紅白漆都被我的車子擦撞掉漆了。但是,我的車子已經傷痕累累,車門凹進去,「皮開肉綻」,傷及好幾處,車廠一問,修補換門烤漆…,去掉一位教授的月薪,豈止心碎了!簡直整顆心都被挖出來了。

撞車記也有創傷症候群。原來很自然的變得瞻前顧後了; 原來得心應手的變得動輒得咎了; 原來安全距離的拉得更大了,依然戰戰兢兢。想起幾個撞車的日子可真特別:雙十節、光復節、聖誕節、生日前後…,有節日有吃的,心神就晃漾了 :)) 只希望這多年來累積的撞車記,換得開車永保平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2/04/25 by in Uncategorized.

聯絡方式

Tel : (03) 5715131#34337 ; (02) 3366-3175
E-mail: luisachang@mx.nthu.edu.tw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299,274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