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我的西班牙巴斯克焦香乳酪蛋糕

我的西班牙巴斯克焦香乳酪蛋糕 (Tarta de queso con limón a la vasca)


 

「老師,我今天帶了一個西班牙巴斯克乳酪蛋糕,下課時請大家吃」。

「哇!妳自己做的嗎?」

「可是有點小,怕不夠吃。」

「怎會不夠吃,一人一口一定夠。」只要是福利所至,腦中總有「分配均等」的思維,不覺得會是問題,而且是「吃」的東西,不礙事; 但「不患寡,而患不均」。

 

一般人聽到蛋糕,可能會說:「今天是你生日嗎?生日快樂!」我的直覺竟然是:「是妳自己做的嗎?」或許基於日常生活三步不離廚房,也因為,對乳酪蛋糕懸念已久,念茲在茲,期待自己上手做做看。

Cecilia Chang  遠從五公里外的清大南大校區(原新竹教育大學)來校本部上西班牙文課,拎著一個自己手工製作的「西班牙巴斯克」焦香乳酪蛋糕來教室。哎呀呀!聽到「西班牙」怎能不叫人心花怒放呢!

下課,她先切好一大塊給我。「哎呀!不是怕不夠嗎?怎麼還切這麼大塊?」「夠夠夠,兩人分一塊」。備受「尊師重道」對待的師長,大快朵頤西班牙巴斯克焦香乳酪蛋糕!

「老師,這是 2019 年紐約時報嚴選的年度首選甜點,作法很簡單。」我趕緊要了食譜配方,怎樣也要一鼓作氣,在「西班牙巴斯克」的催化下,實踐懸宕已久的乳酪蛋糕夢!相關資料提到這是巴斯克小鎮 La Viña 的傳統乳酪蛋糕作法,永遠不敗,新手也能變巧手。西班牙之巧之妙,幾多年來,還有許多我過目遺忘或是吃過即忘的美麗事物呢!

寒假因新冠肺炎延長兩週開學,接著疫情日漸嚴峻,居家時間長,看了一些乳酪蛋糕的做法。對每日喊著「要減肥」的我,還捨不得放棄的甜食就是冰淇淋和乳酪蛋糕,想來都是熱量最高的甜食,這也是「自作孽,不可活」的明證。

誰叫「食」是天呢!無法拋棄的民生(雖然甜食已是額外的奢侈)。另一方面,平常比較少做甜點烹飪,萬事起頭難,也讓我有點意興闌珊。重點是看到那些乳酪蛋糕的做法,都有一層先生不愛吃的餅乾底座(或花生粉底),就怕做了只有肥了自己; 還有樣貌不似我愛吃的重乳酪,而是輕乳酪,如此一來,沒對準胃口實踐,動力更弱了。

十餘年前了,曾經因學生知道我愛吃乳酪蛋糕,特地從天母幫我拎了一個知名的傳統重乳酪蛋糕到臺大給我——「有酒食,先生饌嗎?」——直到上個月我才親自蒞臨這家店,走了一公里的路,帶了三個回來。這位同學聰明幹練,曾經帶我吃邁阿密排隊才吃得到的龍蝦大餐,如今都已是外交部的主管了。所謂「有狀元學生,沒有狀元老師」是天下真理。狀元學生為國效力,老師居家做乳酪蛋糕。

這回在清大校園,我又重溫乳酪蛋糕的美味。同學立馬寄來食譜,怎樣也不能辜負她的積極與好意、以及我的渴望與貪食。

前一晚看了五、六次西班牙巴斯克焦香乳酪蛋糕的做法,本來週日才要採買試做的計畫,提前到週六,這樣週日才享用得到。週六錄完大愛電視台的「青春愛讀書」節目,回家喚醒午間小憩的老公,要他開車帶我去採買。原因是專賣店位居交通擁擠地段,車水馬龍停車難,難到讓人懶,過去想買也洩氣,以致耽擱到如今。我深知「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縱軸加速度遞減反規律,今有學生和西班牙的催化劑,讓我完成許久的懸念。

算好蛋糕烘烤時間,以及烤完冷卻再放冰箱的時間,週日的早餐剛好可以實驗性享用。因此,先看了兩個半小時的「長」片《賽道狂人》(Ford vs. Ferrari),之後做蛋糕時間剛剛好,可以忍耐等候冷卻的時間,然後再懷著乳酪美夢就寢。《賽道狂人》敘述福特汽車和法拉利的戰爭,勾起了我大學初畢業,曾有的東帝士公司(Tuntex)新創的喜悅汽車(SEAT)三個月工作經歷,看盡義大利名車; 尤其,回想起 2015 年還在舊金山坐過、姿勢性地擺 pose,開過珍貴(真貴)的法拉利跑車。

只是,想起下午《青春愛讀書》錄影時談到學習拉丁文的動機和認識其他多種外語的學習與視野時,提到許多電影字幕翻譯「不專業」(不負責任)的做法,每每遇到非英文的台詞,就以(外語)一筆帶過,常常是電影裏最重要的對話和關鍵抉擇,就被「外語」兩字抹煞了電影匠心獨運的精髓。說時遲,哪時快,晚上這《賽道狂人》許多義大利文對話,就被括號(外語)兩個字取代,船過水無痕般輕忽又輕蔑,令人扼腕。而我,扼腕之餘,該慶幸我聽得懂呀!

******

晚上十點鐘,一切準備就緒,處女作「西班牙巴斯克焦香乳酪蛋糕」上場。上課跟同學「吹噓」說,常在廚房走動的廚娘,即使做沒嘗試過的菜餚或烹飪,應該也不會太差。因此,跟著影片教學亦步亦趨,手腳的確笨拙些,但步驟沒敢輕忽(絕對不會像電影字幕譯者一樣),也不自作主張。比學生告訴我的時間稍微多了半小時,桌上跟做饅頭時一樣,器皿之多,粉末鋪滿桌,幾根手指黏巴達—殘餘綿稠的乳酪,彷彿眾星拱月般(一堆工具和材料就為了一圓七吋左右大、鵝黃如月兒的乳酪蛋糕),但總算將我的巴斯克乳酪蛋糕送進烤箱。25 分鐘後,香噴噴,濃濃蛋糕香,瀰漫一樓,吹上二、三樓,我偷偷瞧它一眼,確定即使烘(轟)烤的粉身碎骨,也絕對可食。待號角響起(烤箱時間到的鈴聲一響),幾分鐘後我端出來冷卻,哇!「Luisa 西班牙廚房」再添新佳餚。錄影帶教學上說到:其貌不揚是天生麗質的常態,美味可口是奪魂的內在美。我相信! 歷來幾多相貌平凡的英雄豪傑、飽讀詩書的博學鴻儒,常能抱得美人歸即是明證。為了可以盡快看到冷卻後在冰箱冷藏六小時的乳酪蛋糕容顏,傻傻的我,傻傻地想,特別留在電腦前寫字寫好晚,以便清晨更快到來。

週日的早晨,的確小眠幾小時而已,帶著昨晚的期待醒來,間哼起 1972 年英國歌手丹尼爾潘(Daniel Boone)的暢銷流行歌曲〈美麗的星期天〉(”Beautiful Sunday”),樂觀積極,充滿希望的切下我的西班牙巴斯克焦香乳酪蛋糕。


2 comments on “我的西班牙巴斯克焦香乳酪蛋糕

  1. mickey
    2020/05/20

    這個好難,老師您真的很厲害!

    • ntuluisa
      2020/05/31

      Dear Mickey,
      這個幾乎沒有技術可言,照著成份比例和步驟即可完成。而且即使做壞了,都是可以吃的東西。不會失敗。有興趣試看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0/05/03 by in 飲食.

聯絡方式

Tel : (03) 5715131#34337 ; (02) 3366-3175
E-mail: luisachang@mx.nthu.edu.tw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241,599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