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悼太極拳師父吳國忠

—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80 歲了一身硬朗。master

「他還可以活很久。」

「哇,這把年紀了,身體還這麼靈巧。」

「動作好敏捷啊!」

「看誰敢靠近他,還沒出手就被甩的老遠……」

 

這是徒弟 (我先生)還有徒弟的老婆(我)對師父的觀察與說詞。那時他 80 歲,他想去馬丘比丘(Machu Picchu; 意為「老山」) …… 。我請住在祕魯的大學同學規劃了美美的行程,但是我們沒有成行。過了兩年,他又念起,來去馬丘比丘一趟,去看納茲卡線 (Nazca Lines)……。嘴裡說著堅定,但是實在太遠了,距離會讓許多堅定的意志產生行動顧慮,還是沒有去成。我想起西班牙文有句繞口令:"Andes como andes, no andes por los Andes" (任你走遍萬水千山,就是別去安地斯山。四個 “andes" 字,只有最後那個字是指安地斯山),意思大致是安地斯山高聳險峻,不易征服。

現在,師父的魂魄應該飛速帶他登高望遠,也許發現更多的納茲卡刻線了。

師父今年 85 歲,在這之前,他教拳練拳,太極拳是他的「職業」。每年春天在苗栗神龍山莊開全球年度大會,來自全球歐、美、亞、澳各地的幾代徒弟群聚,就為了和師兄弟姊妹們練拳,或跟師父當面請纓,看功夫是否了得,是否得以背榜下山,闖蕩武林。平常每週週末山莊集訓,偶而來個密集班「急」訓; 徒弟分布各個社區擔任講師,每週定時開班授課。寒暑假,師父上山下海,每年總要呼朋引伴,召集徒弟們一起翻山越嶺,訪古造今,但是,即使旅遊,還是得晨練拳、上晚課。

師父不僅練拳,他讀書,他寫書,常常勸誡徒弟們要多讀書。讀書才能使拳精進,讀書才能解惑,讀書才能拳捷舞劍,真正舉重若輕。師父著作甚多:《太極拳道幾》、《太極拳推手竅正》、《太極哲學之應用》、《道家太極劍法》、《吳國忠太極全集》、《頑猴回憶錄》等等,以及生前最後著作《道家傳統太極拳揭秘》,尤其《太極拳道幾》,三十餘年來,幾乎是太極拳學習者人人一書。

師父以太極拳為志業,以寫書傳道,更愛研究圖騰。他認為太極拳追本溯源,可從圖騰學中尋得靈感與根源啟示,因此,他走遍大江南北,對古文明、古文化特別感興趣:希臘雅典、羅馬、山西太原、長白山、四川、寧夏……,有圖騰的地方,就有他腳步追尋的蹤跡。

難怪,他念念不忘要去馬丘比丘,這聶魯達 (Pablo Neruda)用四百多句詩句寫成的《馬丘比丘之巔》(The Heights of Machu PicchuAlturas de Machu Picchu):那兒有古印加文明,有美洲歷史文化,納茲卡線上有數以百計的個別圖形,簡單的綫條,或繁複的螺旋形圖案,排列成魚類、藻類、兀鷲、蜘蛛、花、鬣蜥、鷺、手、樹木、蜂鳥、猴子、蜥蜴,這些遺址是文明與生命的源頭。

 

欸!怎麼咳嗽個不停呢!對自己的身體太自信了以致於輕忽了?蛙人部隊出身的師父,相信自己的身體沒問題,他相信自己衝得過去。蛙人部隊時期,他們的身體是這樣訓練的:反綁雙手雙腳,塞住嘴巴被丟到海裡,你還要能游一萬公尺遠「生還」才算及格。 60 多年前師父在蛙人部隊磨練,往來兩岸當水鬼,揹著受傷的弟兄從對岸游回來,什麼生死攸關沒經歷過,什麼出生入死也沒真死過。今天,今天,死神來了怎知道?師父可以活到今天這個歲數,或者說,他只活到今天這個歲數,因為一生就是這樣過度忍痛、操練、折騰、硬底子活過來的。雖然如此,他還是有一顆科學、理智的大腦,知道練拳歸練拳,武功歸武功,身體是肉做的。

「罷了!罷了!」這是凱薩最後之嘆嗎?(連醫生都這樣說了)五片肺葉已經全無功能了,還要如何ㄍ一ㄥ下去?

「來,來…… 最後的事情…… 」師父跟徒弟說這說那。徒弟拿著紙筆記這記那,跟平常老師上課時並無兩樣。

交代似完未完。師父睡的更沈了。但是他似乎還是不相信,還要奮力一博。醫師估算就是明天了。

一直以來,都是師父說,徒弟聽。這回師父是不是不想讓徒弟醫師說的太準:明天一到就走嗎?師父撐到晚上七點,夜裡十二點「整裝」完回到山莊已是翌日凌晨,過完「明天」一整天,終於放手了。他若不放手,就像他打太極拳一樣,沒人贏得了他。

我的先生跟著師父練拳已經 18 個年頭了; 之前是從書店中找到師父的著作,按圖索驥,開始跟師父的徒弟練拳,如是,迄今總計也有 22 年了。事師如父。每回聽到人家說練太極拳,別人開口第一句話問我一定是:「他練幾式?」我總回答:「什麼『都不是』」。我那素有「大象的記憶力」的美名*,卻沒有一次清楚記得究竟是 37 式還是 13 式,或是更多數字的架式。幾式有何用?花工夫才有真功夫。寰宇世界每個人都可以魚目混珠各師各法的大概就屬太極拳了,因為這太極拳,就像我先生說的,是「新竹米粉鳳梨酥」,米粉不是米做的,鳳梨酥不是鳳梨的餡,但是都很好吃,甚至比真材(才)實料還有名氣,但是它不是「米」粉,不是「鳳梨」酥,所以太極拳奧妙無比,人人可夸夸其談,以太極拳之名行非太極拳之實。

常常有人問我,「先生練太極拳,妳也跟著練吧?」

「沒有。」

「沒有 @-@ ?!」

我常想起師父說太極拳如果夫妻一起練最好,陰陽調和,可以練的更好、更順。

想起生完第一胎時,體重驟增,坐月子期間先生要我練一招「熊經」就好,十分鐘即可,持之以恆,說坐完月子身材就會恢復。

「我想恢復身材,但是我不想練太極拳」。我看著牆上的鐘,那十分鐘怎麼是世紀長,熊經左右繞不到 10 圈,我投降了。

如今我再也追不上了,說幾式當然什麼都不是了。22 年時時刻刻都在練拳是怎樣的情況?我對太極拳毫無拳架的實務可談,但是我卻對太極拳深信不疑,因為枕邊人讓我成為最佳的見證人。如今,斯人已遠,任何一位師兄、師姊都比我更能談太極拳,更能談他們的師父,我不班門弄斧,但是我看著師父帶著徒弟 (先生) 練拳,我要用另一種非太極拳的方式紀念祝福他。

師父走了,我竟突然問起:「功夫會不會還沒教完」?

「已經教過的就學不完了」。先生這樣回答。

是啊,《論語》不是孔子寫的,是弟子匯編的。

師父生前想去馬丘比丘 ( Machu Picchu) 未能如願,現在去,其實也一樣,因為他想看的納茲卡線 (Nazca Lines),除了是地名,指祕魯納茲卡鎮的沙漠地面圖形,NAZCA 也可以是動詞,就是西班牙文 NACER (誕生、發源、開始、顯露)的祈使命令變化,「您出生,您顯露」(nazca) 的意思。因此,師父現在以行動劍及履及,飛到納茲卡線一圓生前宿願,在安地斯山重生。在這兒,我用馬丘比丘所在地安地斯山最神勇的神鷹之歌(kuntur, kunturEl condor pasa —《神鷹飛過》)送他。這首歌有著秘魯豪哈區(Jauja)印加情歌的況味,而「豪哈」就是安樂園的意思,抒發一種謙卑、樸實的望鄉愁緒和喜悅揉雜的意境,緬懷著印加帝國的光彩。這不就是師父 85 年來秉持的胸懷:謙卑、樸實。

祝福師父一如神鷹,穹蒼自在翱翔,回到原鄉的國度,優遊安樂園,依然散發他太極拳的光芒。

 

喔!安地斯山威嚴的神鷹,

請你攜帶我,回到安地斯山的家

喔!神鷹。

我想回到可愛的故鄉,和我的印加

兄弟姊妹一起生活,那是我夢寐以求

喔!神鷹。

在庫斯科,在大廣場上

等待我

讓我們一起漫步

馬丘比丘和娃伊納比丘山巔

 


*西班牙文說一個人記憶力驚人的用語是「大象的記憶力」(memoria de elefante)

**跋 :中華神龍太極學會創始人吳國忠師父於 2016 年 6 月29 日因肺癌過世。

 


《神鷹飛過》(馬丘比丘(0:30)與納茲卡線(4:00); 最早研究發現的納茲卡線圖形:猴子; 吳國忠師父生肖屬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6/07/04 by in 其他.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2007; (02) 3366-319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128,209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