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Despacito (慢慢來):快速竄升,獨佔鰲頭

Despacito (慢慢來):快速竄升,獨佔鰲頭〉,《英語島》,2017  年 10 月,頁 48-49。

 


 

下筆寫這篇文章時,波多黎各兩位歌手路易斯.馮西(Luis Fonsi)和洋基老爹(Daddy Yankee) 唱紅了九個月的《慢慢來》(Despacito),在 Youtube 的點閱率已經超過 36 億人次,讓拉丁歌曲睽違 22 年後,繼 1995 年的 Macarena 再度攀升成為全球排行榜冠軍。

Despacito 發揮了西語語義的縮小詞(diminutivo)功能,用來表達暱稱語的可愛、親密與細膩,將 “Despacio” 用縮小詞 “Despacito”,從三音節一重一輕的雙母音,變成四音節單母音重音,帶動和弦的節奏和韻律。這讓人聯想到 1970~1980 年全盛時期的瑞典合唱團 ABBA 的 Chiquitita (小小女孩)。Chiquitita 從 “chica” (女孩) 縮小到 “chi-qui-ta” (小女孩),再變小到 “chi-qui-ti-ta”,語調、情緒、發音… 抒發「我見猶憐」的情懷。“Despacio” 變成 ”Despacito”,帶點矛盾修辭的意境,越慢越遒勁。依照縮小詞規則,Despacito 也可以變得更慢,寫成—— “despacitito” (有其規則,但少使用)

Despacito 的叫好叫座,連加拿大的腦神經科學學者 Jessica Grahn 也投以學術角度分析,說明這首曲子暢銷賣座的原因。她說:音樂會喚起大腦區塊對聲音和動作的反應,尤其情緒和補償作用的心理。《慢慢來》在 1 分 23 秒的時候, 歌手馮西第一次中斷快速進行的歌曲,緩慢且清楚念出 Des-pa-ci-to 時,讓大家當下停頓反應,接下來就能跟著應聲合唱,這節奏變成大家熟悉的樂音和情緒流動,有種附著力和傳染力,聽者跟著同歡同樂的情緒補償作用就熱絡起來。歌曲唱到最後,兩位歌者帶動唱,重複 Des-pa-ci-to, Sua-ve-ci-to (溫柔再溫柔); 或是 po-qui-to a po-qui-to (從 poco a poco 變成) 。說來,這跟 Macarena,或 2012 年的《江南 Style》彷彿異曲同工,音樂的重音節拍落在合音共鳴點。另一位學者 Kellaris 則用「耳朵裡的蛔蟲」(gusano de oído)指出《慢慢來》的旋律具有挑動聽著的感官的元素:熱情、簡潔、重複、感染力強,耳邊的蛔蟲一動,全身跟著起舞高歌。

《慢慢來》快速竄升,獨佔鰲頭。從社會文化層面的思索是,讓「雷鬼動音樂」(reguetón)終於正名/證明,從偏旁走入正軌,從非主流匯入主流,讓普羅大眾不再帶者偏見看待雷鬼動音樂。衛斯理學院(Wellesley College)教授 Petra Rivera-Rideau 在她的著作 Remixing Reggaetón: The Cultural Politics of Race in Puerto Rico (《混音雷鬼:波多黎各種族的文化政治》) 提到雷鬼動音樂在波多黎各,一直以來都被視為「地下音樂」,跟性、吸毒、犯罪、貧窮、貶抑女性、種族歧視、警察暴力等負面形象連結。2002 年泰哥.卡德隆(Tego Calderón)的《紅螞蟻》專輯( El Abayarde),讓雷鬼動音樂走入波多黎各的主流市場,2004 年洋基老爹以《汽油》(Gasolina)讓雷鬼動樂風在拉丁音樂的版圖佔有一席之地。這回 Luis Fonsi 以《慢慢來》席捲全球音樂排行榜。雷鬼動樂風經歷漫長半個世紀的蛻變與成長,如今得以融入大眾,是拉丁音樂的成就,閱聽大眾的耳福。

聽歌搭配 MV,它就是午夜狂歡舞曲,或是街舞的熱勁,畫面有老人,小孩,年輕人…… 是一幅日常休閒娛樂的寫生,一大群人載歌載舞,「耳朵的蛔蟲」就會挑動你的神經跟著舞動。整首歌詞看來,情色味濃,有明示,有暗喻,也有一些雙關語。

翻譯當兒,發現幾句詞饒富趣味,會產生不同的中譯可能就在這幾句關鍵。例如 Sube, sube, sube (up) 這是祈使命令句,有「提高,爬升」的意思,也有補足力道或加油的鼓勵,一如平常西文常講的 Dale, dale; Vamos, vamos (「再來,再來」,「衝,衝,衝」… ),都可以是這首歌想表達的情境。"Y hacer de tu cuerpo todo un manuscrito" 頗具文學況味,"manuscrito" 是手稿,手抄本,男歌者要讓女體成為一張手稿,那只有把身體當紙,用手在身體上書寫才有可能。那就是撫觸了。另外,還有兩句也很有意思,費思量:

Y es que esa belleza es un rompecabezas
Pero pa montarlo aquí tengo la pieza, (oye)

歌詞將兩情相悅裸裎獻/現身的情境,比喻成「拼圖遊戲」(rompecabezas),montar 有填/拼圖的意思,也有「騎」的意思 (西文舉凡騎車,騎馬都是 montar),男歌者說「要拼圖我有一塊塊的拼圖」,換作俗話是「要騎我有一根」,所以我將它拆成「要拼我有的是圖」,「拼」和「圖」在這兒都是雙關語,也都可以有性指涉。*還有,Esto hay que tomarlo sin apuro,閩南語的「緊事緩辦」比中文更貼切, “apuro” 在這兒雖是不疾不徐,也有「窘態」的意思,所以如果要兩者意涵兼具,就可以翻成「辦這事要不急不羞」(慢慢來,勇猛無畏)。

只是,簡單的文字,挑戰性亦高,要貼切又要親民,接受度高又要老弱婦孺皆曉,實非易事。再次證明「翻譯難,難於上青天」。

 

*「拼」是動詞,影射「騎、操、幹」; 「圖」:一般說「夢遺」是「畫地圖」。


 

圖片取自 Despacito 截圖 (Fuente de fotos: Despacito)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7/10/01 by in 英語島.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2007; (02) 3366-319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128,209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