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靜夜思

記憶&存在:「記憶是容易出錯的,但是,真實發生了。」
電腦語言:Save & Delete

(此短文撰於 2023 年 1 月 6 日凌晨 三時)


昨夜,或是今日的凌晨,突然看到許多畫面,十分詫異當兒,兩三分鐘之內毫無修改地隨即寫下這些瞬間產生的想法,或許有誤,但十分真切,且將它們記憶下來。

當一個人大權在握,意氣風發的時候,那必然是當下(現在),他還沒有具體的過去,但是有抽象的未來。然而,那「大權在握,意氣風發」的當時,因為才開始發生,接續的過程也尚未成形,表面的虛空多過內在的實質,信心自然也還沒盈滿,一切都還不真實; 然而,每個人都想建構自己的現在,創造可能的未來,以便可以成為具體的過去,而且變成可以被書寫的歷史,被記憶的歷史,甚至是被歌頌的歷史。

耐人尋味的是,所有的體認都得等到快要結束 (也等於是快要失去)的時候才得體會,才得放下,才得寬容,才得認可。因此,曾經在那意氣風發、大權在握 (或是信心尚未建立)的時刻所抹滅的一切,倏忽驚醒,如果沒有將那些原本捨去不要的過去拼貼再現回來,似乎無法建構自己未來可以成立的過去,另一個人或是另一個群體被消失的過去會讓他「未來的過去」顯得虛偽,顯得空洞,顯得不真實。於是,我們終於體會在同一個世界或同一個時空中,其實,每個人都依賴和接續別人的存在而存在 (具體的或是抽象的,印證了 John Donne 的詩: “No man is an island”),可隨可創但無法毀。但是,又何其不幸,但當我們體會到這層深義時,許多時候是因為我們想要自我呈現或自我實現才樂意如此行動,去摭拾若干另一個人或是另一個群體過去的點點滴滴,營造一個之後大公無私的形象,試圖掩飾自己之前的私心。

「記憶是容易出錯的」,但是記憶是存在的,記憶的量可多可少,可恢宏可渺小,這個存在似乎又形成一種隱性的顧忌,猶恐他者的存在過多或過於輝煌又會撼動自己的現在和未來,而這現在和未來終將成為永遠的過去。於是乎,有意無意之間,在「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時候,說蜻蜓點水的記憶已足夠,無需汗牛充棟書通史,讓那些皆醉(或被麻醉)的人在醉夢之間有種「似曾相識」掠過的印象,知道你在你的現在也書寫了別人的過去,那些你原本不想知道不想認可的過去; 乍看是寬容和認可,為所當為,實則一切是為了自己行將成為過去的足跡描痕補色,只有如此,才能讓別人講述自己的過去時更為強大,更為充實,更為具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3/01/10 by in 其他.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317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329,470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