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重新開始!」阿根廷輸球後,梅西口中的 “Volver a empezar”

「重新開始!」阿根廷輸球後,梅西口中的 “Volver a empezar”,《英語島》,2022 年 11 月。

【閱讀重點】

  1. 2022世足阿根廷雖開局不利,第二場擊敗墨西哥後,梅西在記者會中重複多次“Volver a empezar” (重新開始),這是一句能帶來希望的話語。
  2. 1982 年的西班牙電影《重新開始》(Volver a empezar) 以同一句話作為片名,描繪後獨裁時期的西班牙。
  3. 電影中值得關注的是配樂裡有兩種風格的「重新開始」,知名拉丁情歌歌者胡立歐 (Julio Iglesias) 曾重新以西班牙文改寫灌唱,風靡一時。

2006 年世足賽在德國舉辦時,我在自己每兩週刊登一篇文章的專欄之外,應邀再寫一篇與足球相關的各類書寫,我以〈足球就是詩〉,(1) 漫談文人的足球觀與足球經驗,以及與足球連結的文學創作。文中最後引用義大利導演兼作家帕索里尼 (Pier Paolo Pasolini,1922-1975) 的詮釋,他對電影語言的掌握,顯然讓他對足球的詮釋多了一份細膩和美感。他說:

足球是一系列的符號系統,因此,是一種語言。球員盤球的動作就充滿了詩意。進球得分那剎那是最純粹的詩意展現的時刻。每個得分球都是一種發明,一個顛覆密碼的美姿。那是一種錯愕、無法逆轉、一股電擊、無法抗拒的氛圍,跟詩的語言一模一樣。冠軍賽的得分者就是最傑出的詩人。

時光輾轉 16 年,世界已經又舉辦了四次世足賽。2022 這一年異常特別:在中東的卡達舉辦,在冬季踢球,出乎期待與想像的意外頻仍,恰似帕索里尼的妙語,這種錯愕和無法逆轉的運動藝術就是詩與詩人「神來之足」的傑作。

阿根廷,別為我哭泣

11 月 22 日首場比賽中,世界排名 51 的沙烏地阿拉伯擊敗排名世界第三的阿根廷國家代表隊時,阿拉伯的媒體以「阿根廷,別為我哭泣」(2) 為標題,用這首阿根廷懷念國母— 33 歲香消玉殞的艾維塔・貝隆 (María Eva Duarte-Evita Perón,1919-1952) 的歌曲歌頌勝利,而聲稱此次世足賽是封關之作的梅西在這場失足飲恨,飽受愛之深的斥責,漫漫長夜,過此一步即無死所的煎熬,晦暗深過陰霾籠罩。

時隔五天,11 月 27 日阿根廷以 2:0 擊敗墨西哥,守住了晉級的希望。梅西在記者會中重複多次講了 “Volver a empezar” (重新開始),闡釋了許多可能,許多希望,許多機會和許多匱乏空虛後的慶幸與彌補。 而這個 “Volver a empezar” (重新開始),比起第一場的〈阿根廷,別為我哭泣〉帶給大家更多光明與願景,同樣喚起諸多記憶。

「重拾足球」呼應「重建家園」,電影描繪後獨裁西班牙

西班牙導演,同時也是美國影藝學院委員荷西・路易斯・賈西 (José Luis Garci,1944-) ,1982 年的作品《重新開始》 (Volver a empezar) 贏得了隔年的第五十五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2020 年起改為「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 ,成為首度獲得此項榮銜的西班牙導演和影片,一掃當時西班牙國內既不叫好的影評也不叫座的票房,得以「重新開始」,振興整個電影市場。

《重新開始》敘述西班牙內戰後流亡美國,任教柏克萊大學的文學教授阿爾巴哈拉 (Antonio Miguel Albajara) ,同時也是一位傑出的作家,在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1981 年回到西班牙北部的故鄉—阿斯圖里亞斯自治區 (Asturias) 的希鴻小鎮 (Gijón) 。

這是後佛朗哥時期的西班牙,一個開啟君主憲政與民主制度的新西班牙。然而,阿爾巴哈拉返鄉只為了圓一個夢想:尋找流亡前、三O年代末的舊愛艾蓮娜,與她訴鄉愁,懷念舊時光,渴望重返家鄉的足球隊 Sporting de Gijón,再一次擔任他年少時「中鋒」的角色,踢幾回足球。少小離家老大回,四十年家國重新開始,心滿足後再返回加州。

片末,導演特別向獨裁時期而離散缺空的世代致意:「給三O年代時的年輕人,而如今依然安在的男男女女:感謝您們,給我們生命中的希望、愛、熱情、勇氣和信仰」。


1982 年的電影《重新開始》 (Volver a empezar) 海報

《重新開始》配樂與電影誰更轟動?

電影中值得關注的是配樂裡有兩種風格的「重新開始」:一個是秘魯裔美籍的柯爾・波特 (Cole Albert Porter, 1891 – 1964) 作曲的 Begin the Beguine,因版權問題而無法當成電影片名,否則想必更為轟動。知名拉丁情歌歌者胡立歐 (Julio Iglesias) 曾重新以西班牙文改寫灌唱,風靡一時,帶動了電影的影響效益。

1982 這一年,世足賽在西班牙舉行,阿根廷國家隊銜著前一屆世界冠軍的佳績來到,但未能衛冕成功。四十年後,以名列前茅世界第三的阿根廷國家隊在卡達,一戰大意失荊州;二戰,隊長梅西説「重新開始」。梅西是否能像阿爾巴哈拉教授一樣,重新舞一曲 Beguine (貝津舞,類似倫巴),一如他所說的「重新開始」,像阿爾巴哈拉教授一樣重溫年少的夢想,再多踢幾回足球?梅西不需要等四十年,11 月30 日便有答案。


(1) 刊登聯副,2006 年 6 月 24 日。
(2) 〈阿根廷,別為我哭泣〉是兩位英國音樂人的創作, Andrew Lloyd Webbe 作曲,Time Rice 作詞,靈感來自於 1946 年貝隆將軍贏得勝利,艾維塔成為第一夫人,在總統府「玫瑰宮」陽台向歡呼的群眾致詞一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2/12/02 by in 英語島.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317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329,466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