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哥雅影展大贏家《好老板》(El buen patrón)

老板和員工「可以共患難,無法共享福」?

—哥雅影展大贏家《好老板》(El buen patrón)《英語島》(English Island),2022 年 6 月號。

【閱讀重點】

1. 西班牙電影《好老板》(El buen patrón) 抱回六項大獎,是疫情間作品最大贏家。
2. 《好老板》用一間磅秤公司的荒唐故事,帶出一場關於主雇關係、職場道德和企業社會責任的價值辯論。
3. 情節刻意營造計謀不太高明的諜對諜戲碼,戲謔與諷喻職場愛恨。讓演員在簡單的題材中盡情發揮精湛演技。

西班牙知名男星哈維・巴登 (Javier Bardem) 今年的影業運勢,比起明星老婆潘尼洛普・克魯茲 (Penélope Cruz) 好多了。

潘尼洛普主演由阿莫多瓦執導的《平行母親》 (Madres paralelas),在西班牙哥雅影展和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上雙雙敗北;但是,同樣獲得兩個獎項提名最佳男主角的哈維・巴登,在奧斯卡的 (《成為里卡多之路》(Being the Ricardos) 上鎩羽而歸,但哥雅影展則以《好老板》(El buen patrón) 抱回大獎。不惟如此,此片由費南多・雷昂・阿拉諾亞 (Fernando León de Aranoa) 執導的影片在哥雅影展獲得 20 項提名,贏得包括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等六項大獎,是疫情間作品最大贏家。

導演、演員雙人組,二十年磨一劍

細看《好老板》的情節,彷彿回到 20 年前 (2002) 同樣是費南多・雷昂・阿拉諾亞和哈維・巴登合作的《陽光下的星期一》(Los lunes del sol, 或譯《失業日光浴》) 類似的題材,敘述老百姓職場失意或失業無聊的日常,以及雇主同僚互動的關係。《陽光下的星期一》當年也擊敗阿莫多瓦的《悄悄告訴她》(Hable con ella),囊括五個獎項。

導演費南多・雷昂・阿拉諾亞這廂,20 年間拍攝多部紀錄片,電影除了《摯愛梟雄》(Loving Pablo),真實演員與人物吸睛,由哈維・巴登和潘尼洛普夫妻攜手演出,詮釋哥倫比亞毒梟艾斯科巴,卻未能叫好叫座,直到《好老板》佳評如潮,轉眼已是二十年磨一劍。

「公司生產越多天秤,社會就會越公平」?

《好老板》描述由胡利歐・布蘭科 (Julio Blanco) 經營生產磅秤的公司正等待業界評鑑,希望獲得最佳成績,贏得獎牌,提升公司和產品聲譽。就在這緊迫盯人的一週時間,公司發生一連串的事情,恐影響營業績效與評鑑結果,於是主雇之間的關係劍拔弩張。

電影從老板與員工、員工與員工之間的糾葛,引領我們審視布蘭科磅秤公司這個老板是「多好」、「多壞」還是「多奸」?是剝削還是照顧?是替社會國家「養家活口」,還是「血汗工廠」?勞資雙方從哪個介面和對位關係盱衡主客體從屬關係才合理?雇主/勞工是同舟共濟的共同體嗎?還是「可以共患難,無法共享福」的組合?公領域和私領域在職場上如何界定其分際?支薪的業主和領薪的勞工有何種保障的權力和權利?如何斷定個人行為自由與工作倫理的是非尺度?《好老板》跳脱過去西班牙長久被凸顯高失業率的問題 (《陽光下的星期一》),來到商人運籌帷幄的製造行銷和活絡經濟的形象,哈維・巴登演活了這個能屈能伸,夠狠也會踢到鐵板的老板。

電影以一週的時間 (從星期日到隔週星期一) 來鋪陳每個人物的每日生活和布蘭科磅秤公司裡裡外外的枝蕪細節。「努力、平衡、忠誠」斗大的字如金科玉律烙印在工廠牆壁上舉目可見。老板的信念是「公司生產越多天秤,社會就會越公平」。天秤是公司的產品,也成為這部電影詮釋勞資和社會公義的象徵符號。老板胡利歐每天進進出出公司大門,屢屢關照門口的標誌—天秤的兩個托盤是否均衡對等。

「出軌、不倫、爾虞我詐」戲謔劇情彰顯演員功力

然而,公司營運和員工互動之間,一點都不均衡。先是遣散一些老板認為不適任的員工,其中荷西,每天在公司對面紮營抗議,拆解老板的面具;接著是一起長大的夥伴,也是公司的主管米拉耶斯 (Miralles),鎮日魂不守舍,原來自己和老婆都出軌,卻都認為自己有「身體自主權」,錯在對方。

再來,老板為了化解米拉耶斯的婚姻危機對公司造成傷害,暗示秘書伊內斯公私領域的拿捏,不可假公濟私搞曖昧,結果意外引出秘書做賊心虛,透露自己挪用公司的影印機回家使用;胡利歐帶米拉耶斯去酒吧散心消愁,示意逢場作戲無傷大雅,結果自己也跟實習生莉蓮娜(Liliana) 一番雲雨,殊不知此實習生是好友的女兒,最後尾大不掉,實習生跟另一位中階主管上了床,還成了正式員工,弄得胡利歐「啞巴吃黃蓮」。

公司的老員工福爾圖納 (Fortuna, 財富之意) 的兒子薩爾瓦多 (Salvador, 意為救世主),原先被胡利歐安排工作,去幫妻子的服飾店送貨,不改流氓性格,在圍毆荷西時被棍棒擊死,胡利歐深諳濟弱塞口以自救的道理,而下階層人物,雖擁有榮華富貴的名字,依然改變不了身為邊緣人的宿命。胡利歐最後「蝮蛇螫手,壯士斷腕」,決定遣散米拉耶斯,兩人均使出撒手鐧,表示握有對方的把柄,結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米拉耶斯被將了一軍。

電影情節刻意營造計謀不太高明、城府不甚深的諜對諜的戲謔與諷喻,表面的偽善與平和醞釀茶壺裡的風暴,十分寫實的職場愛憎。這部電影可說是哈維・巴登和費南多・雷昂・阿拉諾亞雙人組合,尋常而珍貴的簡單題材,就讓哈維・巴登一個人馳騁發揮演技。除了飾演米拉耶斯的馬諾洛・索羅 (Manolo Solo) 是2017年哥雅影展《遲來的憤怒》(Tarde para la ira) 最佳男配角以外,不少新人初登銀幕,甚至是「義大利新寫實主義」風格的再現:外景與非專業演員居多,自然呈現普羅大眾感受的壓迫、不公平和絕望的日常生活。

(Photo credit: Wik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2/06/28 by in 英語島.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317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322,892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