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阿莫多瓦再攜手潘尼洛普:《平行母親》的命運交錯

阿莫多瓦再攜手潘尼洛普:《平行母親》的命運交錯〉,《英語島》,2022 年 3 月。

[這篇文章寫&刊登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之前。現在我們已經知道潘妮洛普・克魯茲 (Penélope Cruz)沒有得到最佳女主角獎]

閱讀重點
《平行母親》劇情中,中年熟女、未成年少女同時懷孕,在命運的交錯中呼應名作《單身女子蘿西塔》與《長夜漫漫路迢迢》。
詮釋母親角色橫跨 20 年,潘尼洛普當媽後更懂劇中角色掙扎。
西班牙名導阿莫多瓦和國際巨星潘妮洛普在電影《平行母親》中再次合作,爭取西班牙哥雅影展與奧斯卡獎肯定。

2021 年阿莫多瓦 (Pedro Almodóvar)和潘妮洛普・克魯茲 (Penélope Cruz)再度攜手合作的《平行母親》(Madres paralelas),於今年二月 12 日舉行的西班牙哥雅影展中,在最佳女主角、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項目中依然獲得提名,只是三項皆鎩羽而歸。約莫與此同時,在大西洋岸的奧斯卡金像獎,《平行母親》獲得最佳女主角和最佳配樂提名,將於 3 月 27 日揭曉,平行時空中,哥雅影展和奧斯卡,同屬該國和全球影藝界最受矚目的頒獎典禮,《平行母親》的得獎命運是否如電影劇情般交錯發生,讓潘妮洛普・克魯茲繼 2009年的《情定巴塞隆納》(Vicky Cristina Barcelona)贏得最佳女配角之後,抱回奧斯卡金人呢?

一如不少評論提到的,在西班牙,提名是對阿莫多瓦和潘妮洛普・克魯茲終身成就的肯定,得獎已不是他們個人或哥雅影展的必要考量,而奧斯卡獎,對於一個致力國際化的演員和國家而言,自然意義非凡。然而,更重要的是,電影的內涵與主題,導演與演員呈現與表演的方式,才是大眾關注的實質與核心所在。

《平行母親》以西班牙 2007 年通過的「歷史記憶法」為片頭和片尾情節,由 Janis 央請 Arturo 的私人基金會協助,考古挖掘內戰時期被佛朗哥陣營屠殺亂葬的親朋屍骨,還予受害人應有的尊嚴和埋葬。這一開始的六分鐘劇情,將觀眾帶往一條西班牙內戰和轉型正義的政治想像,然而,一通電話忽地急轉直下,Janis 和 Arturo 一番雲雨,劇情走入歧路花園般,來到探討親情糾葛、母女關係的《平行母親》主軸。

Janis 是一位年近中年的熟女,而 Ana 是一位尚未成年的少女,兩人同時懷孕,兩位單親母親的身分在醫院相遇,同時生下了女兒 Cecilia 和 Anita。 Janis 滿懷喜悅,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為新生命的到來滿心欣喜;父母親早已離異的 Ana 則怨懟、後悔與惶恐,不確知肚裡的孩子的父親是誰 (遭威脅而被強暴)。Janis 獨立撫養女兒,Ana 原有母親 Teresa 可以協助,然而 Teresa 獲得夢寐以求的舞台劇角色,巡迴演出羅卡的《單身女子蘿西塔》(Doña Rosita la soltera)和尤金・歐尼爾的《長夜漫漫路迢迢》(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無暇照應女兒和孫女。Janis 雖然確知孩子的父親,但是當孩子的父親 Arturo,在兩人分開多時後前來探望時,一句「我覺得那孩子不是我的」,觀眾已然知曉情節的線圈將如何纏繞了,平行母親的命運從此火線交錯,又因 Anita 的猝死,考驗著片中的母親 Janis 和 Ana 的互動,以及人性的考驗與抉擇,這也是潘妮洛普・克魯茲詮釋這個情感轉折角色的挑戰。

《平行母親》是阿莫多瓦擅長處理「母親」系列的劇情片,一如《我的母親》(Todo sobre mi madre)、《玩美女人》(Volver)、《沈默茱麗葉》(Julieta) ,都著重在母親的角色,或母女關係的議題,這些類似主題的影片裏,男人總是在「全知的缺席」和「在場的無知」的角色中翻轉,換言之,男人是造成女人悲情命運的關鍵,但常是不聞不問;在女人面前,總是不願負責任,狀似無辜又無知; 而女人這廂,總是為母者強,凡事一肩挑,無畏勇敢地獨行。

《平行母親》是潘妮洛普・克魯茲再度展現母愛天性的佳作,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演起母親的角色情感豐富收放自如。從《我的母親》、《玩美女人》、《為愛而生》 (Mama),不論是不惜因病(愛滋病、癌症)生下孩子,或是單親母親的角色,潘妮洛普從 20 餘年前的青澀母親角色,到演出《平行母親》中生女、養女都不屬於自己的母親,失去孩子的痛,為母最知,或許是這部影片的宣傳劇照用了乳頭和一滴母乳懸而未落的意涵,就像眼睛淚眼婆娑,自然流露的傷痛。

《平行母親》其實具體描述了三位母親的境遇:Janis,Teresa 和 Ana 母女;背景敘述則追溯到 Janis 的奶奶和母親,三代三位母親都是單親相傳,甚至隔代教養 (Janis 由外祖母扶養),含辛茹苦,將女 (孫) 兒撫養長大。這平行對照之下,Janis 和 Ana 兩家族,男人缺席的母系家庭,反映了傳統與現代的轉變,在血濃於水的親子關係和女性追求個人自由與夢想之間拉鋸,夫妻關係的緊密或疏離,也決定了下一代的幸福與命運。

阿莫多瓦在 Teresa 和 Janis 的談話腳本中,雖然輕描淡寫鑲嵌了《單身女子蘿西塔》和家庭悲劇《長夜漫漫路迢迢》這兩部作品,作為 Teresa 熱衷舞台劇演出的告白,細心深究的觀眾,隱約可以體會片中有意無意投射到《平行母親》劇情的發展:蘿西塔一生獨身等待守候,相信已婚表哥從阿根廷捎來的每一封情書,告訴她總有一天會回來娶她長相廝守。《長夜漫漫路迢迢》則是描述不負責任的一家之主,自顧堅持,拋妻棄子 (包括疏於照顧),造成家庭不幸。

的確,Janis,猶如相信愛情的蘿西塔,最後和 Arturo 結合,兩人再度孕育了新生命;Teresa 和 Ana 母女,承受他們離去的丈夫(父親) 留下難以縫合的創傷;命運似乎再度交錯,另一個三代母女家族 (Teresa, Ana, Cecilia) 繼續單親母親的角色。電影的最後十六分鐘,也是 Arturo 一通電話,回到片頭「歷史記憶」的情節,完成十具骨骸的挖掘。如此片頭片尾的舖陳,頗顯牽強,恐是阿莫多瓦遷就政治正確性的爬梳;只能說 Janis 作為一個女兒和母親,成為家庭的維繫,為了彌補先祖和家族遭遇的不幸,踐行了轉型正義的行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2/03/29 by in Uncategorized.

聯絡方式

Tel : (03) 5715131#34337 ; (02) 3366-3175
E-mail: luisachang@mx.nthu.edu.tw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299,274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