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朝鮮薊沙拉—朝鮮薊女王第 994 道食譜

 

7 月 25-28 日南港世貿展覽館正展出「2019 亞洲生技大展」。大約十天前天健生技廖總來函邀請,海報上面是「美容保養,生技保健大展」,我說一定抽空去。

我把這訊息也傳遞給相關朋友,但我也想到學者看到「美容保養」或許有偶像包袱,不想讓學術的內涵被「外表的膚淺」掩蓋了,因此,我這廂就單槍匹馬去了。我沒有想到「美容保養」,也沒有想到「生技保健」,我想到是廖總的「朝鮮薊」,此「薊」非彼「技」,但彼「技」可助此「薊」。而在今日,美容、保養、保健,還非一般學術可以為力,而是更尖端的科技研發了。

到了現場,可真是大開眼界啊!也只能說我這人文學者也太井底之蛙了。雖然短暫幾個小時,但是瞬間和時下最先進最發達的生技科技視覺連結,讓人更海闊天空了。據聞這個生技大展,已經超越過去最夯的電腦展,而且參展人的博士含金量最高,可想而知投入生技行業,學識和科技,研究和創新,傳統與現代缺一不可,而且國際連結合作更重要(參展中 2/3 是國外廠商),應當說是集百工於一身。

我看到國內許多知名大學,公私立皆有,也有教授個人領導的研究團隊,也有產學合作,都在這生技大展的行列,飲食保健,美容保養的確是大宗呢!還有許多長照輔具,協助身障、老年、疾病纏身、行動不便的人的輔助工具,參觀這展覽,增長自己對生活機能 know how 的常識,日常生活隨時隨地用得到呢!

當然,我是來看廖總的朝鮮薊生技展。「朝鮮薊女王」看到朝鮮薊的加值品,嘖嘖稱奇,雖然我已經知道了不少,”To see is to believe” — 眼見為憑 (百聞不如一見),讓我對朝鮮薊的功能和作用更是興趣大增了。繼而,再看到朝鮮薊的本尊:新鮮的朝鮮薊,偌大的進口朝鮮薊,更叫我瞠目結舌了。想到廖總的有機朝鮮薊產期是 4-6 月,我的密集家常嘗鮮烹飪期已過,正苦等他的進口貨填補空缺,但怎麼也沒想到朝鮮薊親臨生技展現場,現身說法。視線望著美麗的朝鮮薊流連徘徊,廖太太拿出了四顆送我,祝福我再「研發」朝鮮薊新美食。

我還沒有能力研發創新。我從 1001 道開始倒數到第 995 道,所做的朝鮮薊美食都是西班牙餐廳主廚介紹的。只是我搶先一步,比大部分的人完成下列各項:一來,台灣非朝鮮薊產地,知道寶島有產量者為數少; 二來,知道朝鮮薊為何物的人口不到百分之一; 三來,知者不知如何食用; 四來,知食著不知如何烹飪; 五來,知如何烹飪者無意下廚; 六來,有意下廚者擔心失敗食材斷源; 七來,不擔心食材斷源者苦其價高。這七級浮屠是台灣朝鮮薊推廣的挑戰,但是卻是美食天堂和身體保健的必要途徑,而我,也看著廖總夫婦齊心耕耘,不畏艱難,堅持好東西和好朋友分享,我力求克服七級浮屠,登上朝鮮薊的美食與保健天堂。

今天這道朝鮮薊沙拉,是五月份我去紐約時,「尋物神」許瓊方(Vero Hsu)特地從紐約搜尋,找到一家義大利供應時令朝鮮薊的米其林級餐廳( I Sodi),我們朝聖而去,點了三道朝鮮薊餐(朝鮮薊沙拉,朝鮮薊醬千層麵,炸朝鮮薊),其中朝鮮薊沙拉令我驚艷,詢問服務生方知是「生」的朝鮮薊沙拉,而且處理的恰如其分,完全掌握棘手步驟——朝鮮薊快速色黑的變色美感,而且調味極佳,清脆爽口不知生。當時下定主意,一定要嘗試做做看,但心裡也有譜,生菜沙拉,最好用最新鮮的,要等待食材。

左等待,右等待,沒想到在生技大展上看到澳洲來的朝鮮薊,有歐洲的樣貌,可食用面積較大,帶回家這週末,怎樣都要趁鮮上場了。今天拿出兩顆,憑著做研究的直覺,打了一個「生朝鮮薊」(alcachofa cruda)的關鍵字,原本不抱希望,竟然出現了食譜,西班牙廚師提供了伊比利火腿、起司,搭配生朝鮮薊做成沙拉,而我心中原也有譜(記著紐約 I Sodi 服務生的說法和處理朝鮮薊的基本原則),於是就動手了。這澳洲朝鮮薊柔嫩的內心深處鬃毛少,因此可利用的部分極多,加上葉片大,底部白皙嫩葉的面積也不少,越看越欣喜,大約褪去朝鮮薊一半的衣服後,就捨不得再剝除了,這外層葉片,打算留下來做另一道菜—— 「炸朝鮮薊」。

不知是品種的關係,還是我處理的手法精進了,我看我這朝鮮薊沙拉的色澤比 I Sodi  的還白皙淡綠呢!快速地將朝鮮薊切片切絲,搭配橄欖油 (六月去西班牙時,劉德立大使贈送的西班牙頂級橄欖油)、大西洋霜片鹽 (西班牙 El Corte Inglés 的老饕館大西洋鹽),起司絲(阿根廷進口起司),火腿絲 (Joselito 伊比利火腿; 進口食品超市如微風均有售),百合朝鮮薊醋(天健生技),一盤朝鮮薊沙拉(生朝鮮薊沙拉)就上桌了。這一盤,還真是洲際整合呢 —— 歐洲,拉丁美洲,澳洲,亞洲,果真一日之所需,百工斯為備。

品嚐當兒,感覺餐廳或專家的擺盤總是比較吸睛,究其原因,「量」是關鍵,餐廳量少價高,少量擺盤美姿美態,自家食用總是不計成本,因此擺盤起來粗壯不優雅。少了美「姿」,但有美「滋」,想起這沙拉可以衍生出更多種滋味:這回的火腿起司朝鮮薊沙拉是鹹味帶酸,下回可以模擬 I Sodi,他們似乎是迎合佬美吃法,慣常加蜂蜜,所以是甜味的朝鮮薊沙拉,因此,此道沙拉味道多變化,就可展現千萬種風姿(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9/07/28 by in 飲食.

聯絡方式

Tel : (03) 5715131#34337 ; (02) 3366-3175
E-mail: luisachang@mx.nthu.edu.tw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211,706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