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馬其頓共和國—水果冷盤 (Macedonia)

 

10 月 8 日的週六,農曆是九月初八— 月曆上寫「寒露」。毛毛細雨下了一整天,然從上午到晚上,窗外的雨滴滴在遮雨棚上的聲音越來越清脆、越有份量,果真寒露降臨。寫完一個計畫構想草稿近萬言,再修剪到符合的尺寸,忽覺得「心上一塊石頭落了地」,頓時輕飄飄。這一整天,心煩氣躁,寒露的氣候沒讓鬱悶燥熱緊張的心情清涼些許,反而因神經緊繃平添惱火,亂了思緒。忖度思量,來個蘋果三部曲,做一個蘋果水果盅完結篇。

上回梅姬颱風假做了一個蘋果牛小排盅; 週末又做了一個蘋果鮮蝦盅; 今天買了個最漂亮的蘋果,選了黃金奇異果、綠色奇異果、火龍果(喜歡白色,切開方知是火紅),加上白色水梨、蘋果,色彩搭配應該不錯。夏天時,喜歡將沒吃完或變色的水果切成丁,擠上一杯柳橙汁,或是一瓶優格鋪蓋,好像變魔術一樣,原來快要遭拋棄的水果剩餘,搖身一變,黑手帕裡飛出了白鴿,從灰姑娘變成皇室公主,輕嚐幾口,一身清爽健康的感覺,接著必然是大快朵頤。有時當早餐,飽食又營養。

一身熱氣悶胸,想到「水」果應該可以解悶消氣去熱,結果真是湊巧,今兒個蘋果盅的蘋果、水梨、奇異果、火龍果都是涼性水果,可真是涼上加涼,但是黃金奇異果不夠金黃,拿出百香果(不熱不涼的平性水果)散灑在眾水果上,的確橙黃亮麗。更巧合的是,幾種水果果肉都是帶籽可食,真是妙!

其實,這蘋果水果盅喚起了我對西班牙的懷念。許多年前,第一次看到綜合水果這個字是從優格上看到,上面寫 Macedonia,意思是綜合水果口味。後來自助早餐看到,有新鮮水果,又有好大盤水果丁擺一旁,本來不知為什麼水果這麼多樣,悄悄問才知新鮮水果是餐後甜點類,綜合水果丁是餐前沙拉,可以搭配果汁或是優酪乳。綜合水果丁最忌弱不禁風、軟綿綿易碎的果肉,會將那一大盤萬紫千紅、色彩繽紛的萬花筒給搞砸; 也怕花枝招展,「血染山河」的侵略性果汁,所以通常蘋果丁頗受歡迎,有點堅實,果味馨香低調,不像有些水果氣息會搶鋒頭,或果肉不習與別的種類和平相處,動輒「粉身碎骨」,蓋此都不一定討喜。所以,水果冷盤沙拉講究和諧,特立獨行或獨樹一格的通常不見容(溶 / 融)於「馬其頓帝國」。

原來,讀到 Macedonia 大寫時,只知道指稱一個國家的名稱,不知道它是綜合水果的意思。滿是好奇:馬其頓帝國 / 馬其頓共和國的名字叫 Macedonia,而西文的 Macedonia 也是綜合水果的意思。之後,只要想吃綜合水果時,我用中文都是說:「要不要吃馬其頓」,「今天早餐、飯後來個馬其頓」。至於馬其頓(帝國 /共和國)和綜合水果為什麼會連在一起,沒有很嚴肅去考究過。就像「中國」 ( China),小寫變成「小石子、美少女」(china)一樣多種解釋,文字的妙用與文化在此。

某一年,在一艘遊輪上,在一間名叫諾曼第的法式餐廳吃飯,服務生叫亞歷山大,是馬其頓人。我突發奇想,問他馬其頓人會好奇綜合水果沙拉這個同名異義/意的解釋嗎?他隨即很自豪地說:「我的名字叫亞歷山大,跟我們的亞歷山大大帝同名,馬其頓帝國在亞歷山大大帝領導下,擴張領土,建立了西方數一數二的偉大帝國,融合東西文化; 綜合水果之名表示我們多元族群融合,也表示我們有各種文化的結晶,綜合一切的菁華。今天有誰的名字像亞歷山大大帝這麼響亮!」 這位服務生講起他的國家遠古的歷史文化,豪邁又自信。講完又接著說:您如果想吃「馬其頓」(macedonia),我們也可以準備,只是沒有「馬其頓」(Macedonia) 那麼豐富。

當今時下大家嘴邊朗朗上口的就是多元文化、族群融合,想來準備「馬其頓」或是吃起綜合水果沙拉時,該能體會這種多樣性物種的意涵與箇中滋味。

的確,以前讀西洋歷史時,馬其頓帝國和亞歷山大大帝之名深刻腦海。

亞歷山大的希臘語意思是「人類的守護者」,亞歷山大 30 歲創立了歷史上少數最大的帝國 — 馬其頓帝國,他想遠征「世界的盡頭」,而 33 歲就死在巴比倫。

忽地想起墨西哥作家阿比列斯‧法比拉(René Avilés Fabila,1940) 的極短篇〈早熟與天才〉(”Precocidad y genio”),講到許多偉大人物的早逝生命,不在乎長短,在乎燦爛與貢獻。欸!馬其頓綜合水果沙拉的賞味期何其短暫,而它的美姿何其燦爛!

 

莫札特三十歲以前便將音樂一番大革命﹔約莫相同的年歲舒伯特即給世人留下亙古永存的影響﹔拉迪蓋二十歲時便寫出《魔鬼附身》﹔蘭波十九歲即創作《靈光篇》﹐爾後完成《在地獄中的一季》的傑作後便封筆告別文壇﹔拿破崙三十歲成為第一執政﹔同樣年紀波利華在卡拉卡斯被擁戴為「解放者」﹔莫迪里亞尼三十二歲自殺﹔契‧格瓦拉三十三歲慨陳古巴革命﹔亞歷山大大帝三十三歲建立大帝國後逝世。然而,路易斯‧龍哥里亞‧希瓦卻用了七十餘年來完成他的工作 (其中求學十五年﹐三十五年官僚)﹐死後留下七個兒女﹕三個攤販﹐四個家庭主婦﹐十一個孫子﹐一間公寓和鄉下一棟房子。畢生未曾想過他對人類唯一的貢獻就只是增加人口數字。(張淑英譯; 刊載《聯副》,1997 年 6月 2 日。)


蘋果盅三部曲:

  1. 2016. 09. 28: 梅姬颱風尾假期的蘋果牛小排盅
  2. 2016. 10. 02: 也無風雨也無晴的週日蘋果鮮蝦盅
  3. 2016. 10. 08: 寒露微風細雨的週六蘋果水果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6/10/09 by in 飲食.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2007; (02) 3366-319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155,384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