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水水」為了她,再見 2015(Paella caldosa)

望著書桌旁邊的桌曆,怎教人相信,或是不願意相信,就這樣過了365 天!想著想著,怎麼耳邊就迴旋起 1984 年歌手文章的《 365 里路》那首歌呢!忙碌的日子過的快?還是規律的日子過的快?千變萬化,忙碌地記不得那一天做過那件事,彷彿一事無成; 千篇一律,規律地以為每天都無所事事,虛度光陰。只感覺日子好像是銀行裡的數鈔機,一疊千圓大鈔或百圓小鈔放進去,啪、啪、啪的聲音,齒輪轉一圈,須臾之間就數完了。每一張明明是一樣的速度,可我卻覺得是加速度。

365 里路呀,越過春夏秋冬,365 里路呀,豈能讓它虛度,365 里路 …… 呀,從少年到白頭 ……」

看著網頁部落格的一篇文章 〈「為了她」,再見 2014 〉,不是昨日的事嘛? — 歲末我在校園舟山路遇見了以前的學生,她懷念起往昔聖誕節前後,我請同學吃的西班牙馬鈴薯蛋餅和西班牙聖誕甜糕…… 我跟她說隔天我要做「海鮮飯」(pa-ella, 為了她)當做跨年餐,告別 2014 …… 怎麼好像突然跳針了,一跳,是要告別 2015?魔幻現實的迷魅就在這裡了,讓你時空錯置,不知今夕是何夕!

五天前的週末才在國家圖書館演講 〈鰻魚湯佐春藥送給巧克力情人〉,沉浸於飲食文學的隱喻和日常生活如此貼近; 七情六慾、五臟六腑和飲食如此息息相關,烹飪處處是學問。再忙,也不想「遠庖廚」,因此,決定做一個從來沒做過的另類西班牙國寶飯當跨年餐,向 2015 道別 —— 「水水為了她」(paella caldosa)。

說另類,其實原來就存在 ——似乎印證了我平常生活的觀察:你忽視它,它就(好像)不存在。正字標記的「海鮮飯」(paella)名聲太響亮,以致於讓人忘了還有「水水的她」 (paella caldosa)。但是,她依然是「空谷幽蘭自然香」,怡然自得; 多一點注目,少一點焦點,絲毫不減她的光芒與優雅、山珍海味的本質。第一次吃到稀飯式 (或說泡飯)的西班牙海鮮飯是 2008 年,前去參加黃金世紀文學研討會。來到中世紀文明的朝聖之路終點站,而且是海鮮的故鄉 —— 西北部的加利西亞自治區(Galicia)首府 —— 聖城聖地牙哥 (Santiago)。悠揚小徑、斜坡上揚的佛朗哥街 (Rua Franco),馬車石面的舊區街道,兩旁酒肆典雅,古色古香,透明櫥窗盡是鮮活海產,魚蝦螃蟹水中游,目光炯炯有神,沿著玻璃俯衝,在還沒上桌前,不知道是你吃它,還是它要吃你。師傅廚師都是數十年如一日,堅守崗位。回到馬德里後,又在畫家梁君午先生的家,由其夫人歐陽湘再做一鍋海鮮湯飯餞別 。餐廳佳餚和家常美味之別,多了一份情誼,多了一份呵護,多了一份愛心。如此美食,讓人魂縈夢牽,如此美味,讓人思思念念,到現在舌尖上顎都還垂涎欲滴。

幾週前就在 Google Calendar 訂下時間,打算下課後立刻奔向南門市場。如此早規劃,心意堅如石,不疑有它,自然也就不會再去複查確認 (doble check )。下了課,一股腦兒搭了計程車直奔,下了車,紅燈還閃閃,還來不及過斑馬線,遠遠望到對面鐵門下拉 …… 啊!恍然大悟 : 星期一休市啊! 腦袋突然靈光起來 ——記起上次已經糊塗一次了,怎麼這次還這麼驢……。果真忙碌(盲路)地記不得那一天做過那件事。隨即又招了車,失望而返。隔天殷殷期盼,看著會議遲遲不散,擔心六點就要關門,還有一丁點時間,忖度一番,平常我買菜的快、狠、準應足夠我去市場掃一圈。散會立即飛奔,腳下雖然不是踩著《侏羅紀世界》女主角布萊絲‧達拉斯‧霍華 (Bryce Dallas Howard)那雙躲避恐龍飛快如風的駝色高跟鞋,我的鞋跟也不低,還是長及膝的馬靴,黑色跑的也不慢。雖然一年難得去幾回,固定攤位的老闆都認得我,也知道我去就是要買什麼,還說怎麼這麼久沒來了。老闆邊打招呼,一雙手就跟著打點起來,好像我預先訂好貨一樣,掂掂份量,擺上秤、打包,順勢就遞給我。「好貴喔!」 「啊妳來這裡,不就是要買這些東西嗎!?」買菜買到老闆好像透視了我的廚房,讀出了我的食譜。可愛的老闆,知道我會收下他幫我打理的沉甸甸的食材,因此開心地拿了兩粒白色飛碟瓜送我,還教我用味噌抹烤著吃。我還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瓜,感覺裝飾比拿來吃更美。於是,我笑笑掏出錢包。雖然久久才來一次,好像看到老朋友一樣,跟這些老闆話家常,心情輕鬆,買到想煮的菜,神情雀躍, 一個和平常工作完全不一樣的環境與氛圍,好似一整天的疲憊都消散一樣!

沙公螃蟹一隻,兩隻巨人斑節蝦,十隻活草蝦,一包嫩石斑魚片。嫩白菜心三包,手工臭豆腐兩包、麻辣醬一包,豌豆仁,冬筍、泡過的百頁……。奇怪,我不是只要做「水水為了她—海鮮湯飯」,怎麼不相干的食材買了一堆哩!既來之,則買之。逛市場的樂趣就在於盤算如何將它們化身變臉,美美香香端上桌。

海鮮湯飯比乾的正宗海鮮飯容易做。省時,且更易嘗到鮮滋味。不用擔心飯太軟,太軟就當西式廣東粥; 太硬也吞得下 (反正有湯可以和著吞)。重點在於飯要能吸入海鮮湯汁,番紅花黃橙橙的色澤可以跟米粒融合,因此蝦頭、蟹腳、魚頭或魚骨可以和香料 (蒜末、洋蔥丁,番茄丁、番紅花、香菜莖) 先熬湯,中段再放米粒一起和著煮,之後快起鍋時再傾海鮮下海,海鮮香嫩Q 度恰如其分,如此就是美味香醇的海鮮湯飯了。這一鍋,可真像聶魯達寫 〈鰻魚湯頌〉 (”Oda al caldillo de congrio”) 一樣 ,像燕爾新婚上餐桌,「海陸的滋味 / 請你嘗佳餚 / 一享天堂樂」。

七年前佛朗哥街那一餐海鮮湯飯特價 38 歐,當時的歐元對台幣是 1:48。2015 年這一鍋也所費不貲啊。美食珍饈一飽口腹之慾,不只是美味在心頭、口齒留香,而是在家的「篝火」(hogar; 灶爐)親手做羹湯,溫暖這個「家」 (hogar)。

「水水為了她」,美妙的名字,鮮味的佳餚,2015 歲末就水水地 / 美美地迎新送舊,揮別昨日,迎迓明日。


「為了她」,再見 2014(PA-ELLA; ADIÓS,2014)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5/12/31 by in 飲食.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2007; (02) 3366-319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121,980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