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Luisa's World of España & Hispanoamérica

從「賣頂」到「邁頂」

從「賣頂」到「邁頂」—「跨文化與跨媒材的轉譯研究」團隊工作坊

2011 年我申請了升上教授後第一次的休假,時間是一學期。二月底的寒假到西班牙兩星期,這大概是我取得博士返國任教後,迄今在西班牙待最久的時段(唉!兩星期叫做「長假」)。那次去西班牙,心情大概是最沒有負擔的一次,而且我還首度有了「觀光旅行」,讓朋友驅車帶到北部的德魯埃省(Teruel),冰天雪地裡去看伊斯蘭文化遺址,也去參觀了將傳說寫成文學作品的德魯埃的情人塚(Los amantes de Teruel)。

過了一周,回到馬德里後,有天夜裡,我分別收到兩位同事來信,提到大家在院內的研究案有了新的條件和規定,必須有8 人以上,不分校內外三系所跨領域整合始能成為團隊,提出申請。來信的兩位,一位是已經受邀加入其他團隊,一位是準備放棄,但不忍看「老弱殘兵」四散紛飛,來信詢問並希望我可以把這些年輕且無團隊可依的教師同仁整合起來,凝聚力量,即便笨鳥慢飛,也終有飛到目的地的一天。最重要的是,讓年輕老師的研究能量可以持續,不因為資淺、學術競爭力較低的情況下致使研究中斷。

那時我體會了常常聽到的詞彙 —什麼叫做「傻眼」! 換言之,大有「不可能的任務」的驚訝。俗話引申約莫就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啊!我當時也想,我自己也需要跟隨別人,尤其資深教師的團隊一起學習、成長,何來力量去整合散兵,擔任整合型計畫的主持人?)西班牙假期這第二週,每天和這位同事往來寫 email,這大概是我多次往返西班牙期間,心理負擔和壓力最大的一次,我本來是「休假研究」呀!怎麼來到西班牙卻憂心起國內的事了!一想到回到國內,就要面臨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的問題,真是難枕難眠。更擔心的是,怕成軍成砲灰。但是再思之後,我想到這位同事,她自己都要退出,還為我們這群好同事穿梭牽線,希望媒合,多難能可貴!走筆至此,最該感謝的人是她!(如今她都退休了)

「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之後,下一個處方就是「死馬當活馬醫」,反正已經有「NO」了,不怕再多一個。回國後,猶記得我們一群「難民」聚集在幽暗的會議室,聽聽彼此的意見,須臾間,共識達成,大家願意組成「跨文化與跨媒材的轉譯研究」,一起努力,爭取資源,大有「過此一步,即無死所」的警覺,也戮力希望透過研究,豐富教學,繼而可以帶領研究生,以及助理的研究與處事能力。那時的共識彷彿是諾亞方舟同舟共濟的意識,於是乎一群第二外語(德、西、俄)和英語年輕教師,有了外校教師、校內台文所、圖資系的老師加入,強柱奠/墊基與上樑,吉訶德騎了羅西南提這匹嬴弱的瘦馬才有了出發的勇氣和征戰的意志。

每回當我寫計畫寫到「邁頂」時,鍵盤最先出現的詞彙都是「賣頂」,不由得教人感受深刻。的確,需要先有「賣」頂的心情和準備,才能「邁」頂。「頂」是一個遮蓋,一個掩護,一個城池,一個名號,一個頭銜,甚至是一個界線,一個障礙,一個難捨。「賣」了它 —捨棄它,不顧它,忘了它,無所顧忌和不捨,就能跨出去,從荊棘中開路,破頂而見天。

「跨文化與跨媒材的轉譯研究」 起步雖慢,也獲得審查通過,得以執行計畫,每個人破頂有一片小天空,十分珍惜這難得的第一步。順利地進行,過了人生成長中所謂的 “trouble two” (兩歲小孩最難帶)。但又好像經過一段平和成長的歲月後,睡美人的魔咒就要叩門一樣。應該說,吉訶德出遊冒險,雖然心中有理想,有心靈美女激勵,但將風車當巨人,將羊群當軍隊,將酒肆紅酒當武器,難免總因誤判而受傷。

再一次,我們又面臨需要重組的挑戰,面臨解散或是等待天機。琵琶別抱或是自立門戶,或是武功學成下山闖江湖,或是曹營招手或是劉備三顧茅廬。從正向看,表示團隊成功了,各自有獨當一面的能力。於是,吉訶德想,三次出遊已足夠,回家是岸。”No more; and by a sleep to say we end…”

然而,「冬天已經來到了,春天還會遙遠嗎?」原來重整是正向能量的增長,不是消長。許多團隊也都因應研究方向調整,思索再造、創新的契機。峰迴路轉中,我們有了部分新成員加入,重要的是圖資系和歷史系老師挹注活力, 重新啟動第二階段的「跨文化與跨媒材的轉譯研究」征途。這一齊步並肩,多年下來,每年在團隊的年度工作坊中得到最大的收穫與成果。前後兩階段五年來,我們舉辦了五次工作坊,團隊成員從 11名到 8 名,每次工作坊都有 35-40位師生參與,最多曾高達 70名,儼然是一個中型研討會的規模。這五年下來,團隊成員升等教授一位,升上副教授有四位,不管是不是直接來自這個團隊的資源或支援,團隊合作的助力是無形的支柱,學術團隊的向心力原來也可以如此合作無間,令人感動。每位老師的助理彷彿耳濡目染一樣,彼此不相識,工作卻可以無縫接軌,那力量,像拆解包裝的捷安特一樣,一組合即可快速上路,自由車大賽上迎風翱翔。如果伍子胥一夜間白了頭髮,那我們這個團隊也可以兩夜成軍,枕戈待旦。

我想,那是因為當初成立時艱辛有之,所以大家珍惜; 分工合作可以不分彼此,我想,那是因為大家尊重彼此的專業,術業有專攻,各展所長; 重要的是,獨當一面的成員不捨我們,願意加持助陣,讓團隊成形,得以邁向相對的頂端。

11月 14 日(星期六)「跨文化與跨媒材的轉譯研究」就要舉辦最後一次的工作坊,作為這多年來的合作最後的獻禮。歡迎舊雨新知前來指導,相互交流。這個團隊不再是「散兵」,而是「傘兵」,已經具備跳傘、獨立作戰,撐傘救危的生存能力。

20151114_工作坊海報

20151114_工作坊海報_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資訊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5/11/01 by in 論壇其他演講.

聯絡方式

Tel : (02) 3366-2007; (02) 3366-3195
E-mail : luisa@ntu.edu.tw

文章分類

所有文章

點閱數(since 06/27/2014)

  • 168,831
Follow 張淑英 Luisa Shu-Ying Chang on WordPress.co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